「是的,他實在受不了自個兒呆在蘇黎世卻想像著特麗莎一個人在布拉格。可他究竟要被這同情症折磨多久呢?整個一生嗎?或者一年?一個月?僅僅一個星期?....」~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