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的清晨,起身便見到了台灣新聞,說聖嚴師父圓寂了。沒多久,小宥叫了,把小宥塞進背心,抓到椅子上,如往常一樣把土司葡萄起司剪成小片餵食,心裡卻想,小宥,妳來不及見到師父了啊。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