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宥上學三週了,現在情況已經好多了。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奧迪賽史詩是一個關於回家的故事,在特洛伊戰爭後,想要回家的戰士們,卻發現返鄉之路並未比戰爭容易,甚至更為艱難。但是奧迪賽拒絕了一切誘惑克服一切困苦,堅持要回家。評論家說,這個故事是在講「人們對於他們所有物的愛,只因為『那是屬於他們的』」。跟小王子的覺悟有點像呢,他的玫瑰之所以特別,不是因為她特別美麗,而是因為他為她落下過淚水。

奧迪賽(Odyssey)裡這樣描寫: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8 Thu 2010 13:57
  • 告解

那一天去跟指導教授金老闆開會,原訂下午三點要跟波士頓大學那邊的電子會議臨時取消,老師笑嘻嘻地說,我要回家準備今天玻璃拼貼的材料了,我於是決定今天是一個告解的好日子。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宥開始上台灣學校以後,我們有機會認識了美東地區的不同年代的台灣人。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天把哭哭啼啼的小宥帶到幼稚園裡丟包,是痛並快樂著的事情。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在一次聚會中,Jenny跟Raulf帶了些Amish市集的食物來後,就開始了我週週到Laurel的Amish市集報到的日子,市場食物大多從Lancaster生產,每週四到六開張,賣新鮮水果蔬菜肉品麵包蛋糕沙拉起士。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06 Sat 2010 15:23
  • 獻祭

你還小小的,

你說,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Sat 2010 12:52
  • 我們

剛剛在Youtube上看完紀錄片「我們」,導演鍾權,一個在台灣生長在北京念電影的外省人,他說自己是很「純」的外省人,跟大陸朋友有很深的情感聯繫,但是反而跟那裡的台灣人沒有,他在中國住了八年,拍的紀錄片誠懇很開放地面對他自己的掙扎,幾年前拍了「台北京」,探索中國跟台灣的關係,在「比賽篇」問了這樣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如果中國對跟日本隊比賽,你會為哪一隊加油?」近作「我們」則是延續這樣的主題與題材,以比賽來切入政治議題,添入了奧運以及台灣政權移轉後的一些素材,更呈現出台灣與中國現況的複雜性。

 

看完之後想了很多事情。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本來約好五點半接到小宥的,卻又遲了十分鐘。到幼稚園了,聽到小孩在哭的聲音,原來真的是我們家小宥,被摟在一個披著面紗的中東老師的懷裡做積木,但是小宥還是淚眼婆娑。看到爸爸媽媽就躲在懷裡,眼睛紅紅的真令人心疼。老師解釋說小宥中午完全不肯睡覺,所以現在可能累了。我們看她的反應也是累了的樣子。老師說,早上都還好,中午也乖乖地吃飯,中間有陸陸續續哭了一下了,但是沒有一直哭。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早上小宥去上學了,早上八點小宥還睡眼惺忪地,就被我們挖起來,小宥哇哇叫著我不要起床我不要起床。其實小宥平常也是八點起床,只是她都會在床上跟她爹玩耍撒嬌很久,然後會突然跳起來說:「我起床了我要去玩了。」然後讓大人追著跑。平常大人都巴不得她睡久一點,今天卻是第一次小宥被爸媽叫起來。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