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在父親過世後,似乎把所有的餘暇都用來整理房子,經常把「這房子不知道還能住多久」掛在嘴邊,說是整理房子其實彷彿是逃難前的準備,書櫥裡的書坐牢似地整齊地用尼龍繩捆著,櫃子裡的東西用塑膠袋包起來,沒人有興趣知道那是甚麼。母親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打電話給我,要我回家去整理我的房間,因為她又在裡面堆了些東西,擔心長蟲。娘家的房子擺的總是那些跟了我幾十年的舊物,逼得我得要一次又一次面對童年青春期過往雲煙。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