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每次聽到都覺得好荒謬。

不過今天竟然也有這種想頭起來,因為大姊去幫妹算了個命,說妹多才多藝很會跳舞,書讀得很好,得長輩疼愛,又有正義感。

我媽聽了以後說,那就是妳嘛。

才怪。

除了長輩疼愛之外,其他那些都是我的夢想,未竟的。

成長歷程裡有好多時候想要就豁出去去跳舞吧,但當我最後選擇念博士班放棄念舞蹈治療後,就離這夢更遠了。

書讀得好嗎?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光明美妙,但其實我骨子裡總是汗流浹背地一種空虛感,覺得自己其實沒有天分讀書,雖然霸氣很重,但其實要我扎扎實實在那兒引註別人的作品,總覺得很難,我老是記不住別人講的話,上課也都好想睡覺,其實我只是喜歡講話,並沒有做學問的精神。

正義感呢?這倒是挺充沛,只是加上我的其他特質,正義感起不了改革社會的用處,我懶得跟理念不同的人打交道,而且我老是對於新鮮有趣的事情蹦蹦跳跳,像這樣的我,正義感只兌現在零零星星的捐款,經常決堤的眼淚,以及憂鬱。

妹妹如果能跳舞,能讀書,又有正義感,那麼我就把我的生命剩下的那部分交給她,也未嘗不可。

最開心的是聽到「正義感」,真希望她是有同情心的孩子,然後再比我多一點點的耐心跟溫柔,統理大眾,一切無礙。

至於長輩疼愛,我倒是沒多大喜歡,做為草芥般的「四女」,我反而感受到鮮活的自由,但看來妹是不能避掉這一樣了,畢竟她是兩家族裡第一個嬰兒,光是她出生這件事情便動用到她的內外祖父母大老遠飛半個地球來愛她,愛與責任原算是她人生的磨練。

妹啊,希望妳比我更強,溫柔,自由而堅定。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