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真是天人交戰。

留還是走?

妹妹呢?她留還是走?

太多既好也不好的選擇。

最實際的選擇是,讓妹回台灣,我留在這裡打拼,一年之內應該可以解決論文之外所有的事情。

可是,我實在是捨不得啊。

悲慘世界裡的小女孩柯賽蒂,在灰黑的屋子裡打掃,唱著:
There is a lady all in white,
Holds me and sings a lullaby, 
She's nice to see and she's soft to touch,
She says "Cosette, I love you very much."  

沒有母親的孩子究竟會如何?

我知道人們會保護她,
但是,是以我願望的方式保護她嗎?

今天,妹妹在那裡咿啊咿啊地嚷嚷,
公公笑著說,女孩子家秀氣一點,不要叫那樣大聲。

他沒有惡意,
但是-

等一下妹妹醒來,
我一定要告訴她:
妹妹,妳可以大聲說話大聲笑,
等妳長大以後妳還可以大口喝酒大聲叫。

我還要告訴她,
妹妹,
媽媽非常愛妳。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