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兩天就要回美國,公婆也來準備帶妹啊走了。

婆婆迫不及待地準備蘋果泥跟其他吃食給妹啊,妹啊也漸漸不愛喝奶了。

今天,我跟家綾跟甜甜老師混了一下午,又去畫室看Sandy,在上學期作業裡偷偷用了她的照片跟作品。
http://album.blog.yam.com/imperfect33

回到家,妹啊因為打了預防針,昏昏。

晚上爹娘請公婆吃飯,其實是鴻門宴,娘要跟她們講之後要看孩子相關事宜,姊姊們也緊抱著妹啊不放。

昨天晚上,妹啊跟我睡,但一早妹啊一哭救被抱走了,我張開眼睛,來不及看到妹啊的臉。

今天睡前,公婆在逗妹啊玩,妹啊哭了,哄不行,我抱來,妹啊沈沈睡去,甸甸地在我懷裡,我哭了。

妹出生後,好幾次我哭了一下,都是因為我跟妹啊被誰拋了下來(儘管他們都是不得已的),又剩下了我跟妹啊,我又得要堅強了,就哭了,但是都只有一下,因為很快就有姊姊們來了,哄妹啊,哄我。

只有這一次,我要拋下妹啊了。

所以,今天晚上,我不只哭了一下。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