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看了果陀劇場的淡水小鎮,一直念念不忘。趁著這趟來美國,偷偷地把所有學術文章跟未完成的作業丟在腦後,借了原著來看。

淡水小鎮,原著劇本Wilder的Our Town(小鎮),雖然時空背景美國與台灣不同,但架構是差不多的。

劇本共三幕,第一幕是「日常生活」:在一個純樸平凡的小鎮,有一對青梅竹馬的孩子,過著單純的生活。

第二幕是「愛與婚姻」:經過吃冰淇淋定情之後(台灣版本當然是一起吃刨冰),男孩跟女孩年紀輕輕時就結了婚,有一個可愛的兒子。

第三幕,則是「死亡」:死亡的是兩小無猜中的女孩,死亡時間是二十六歲,生第二胎時難產過世,留下四歲的孩子。

在墓地裡,女孩和其他亡者低語著,她想重新活一次她的人生,亡者們說是的她可以,但是以往這樣做的人們(鬼們?)都馬上又回到墓地裡來了,因此勸她不要去走這趟了,但剛死亡不久的女孩,對世間充滿眷戀,堅持要回到人世間看看。

她選擇了她記憶中很快樂的一天,她十二歲的生日的那一天。

那一天,母親為她準備了美麗的衣裳,預告父親也有禮物給她,女孩是這樣高興可以回到父母身邊,回到無憂無慮的童年,她想要好好珍惜這一天,但是,母親為著家庭瑣事團團轉,沒有時間多看女孩一眼,一如平日,周遭的人們也是一樣。

女孩心裡吶喊著:「媽媽,一分鐘也好,好好地看看我,十四年過去了,我死了,妳已經當阿媽了,媽媽,我跟喬治結婚了,媽媽,威力也死了(註:威力是女孩的兄弟),他在往北康威的軍營途中盲腸爆裂而死,妳還記得嗎,我們覺得好難過。不提這些了,至少現在我們可以在一起一會兒,我們很快樂,讓我們好好地看看對方,好嗎?....」
(Oh, Mama, just look at me one minute as though you really saw me. Mama, fourteen years have gone by. I'm dead. You're a grand-mother. Mama. I married George Gibbs, Mama. Wally's dead, too. Mama, his appendix burst on a camping trip to North Conway. We felt just terrible about it-don't you remember? But, just for a moment now we're all together. Mama, just for a moment we're happy. Let's look at one another.)

最後,挫折的女孩悲傷了,她瞭解為何那些亡魂要她不要嘗試想要回到人間:「我無法再繼續這樣下去,這一切過得太快,我們甚至沒有時間多看對方一眼。」(I can't. I can't go on. It goes so fast. We don't have time to look at one another.)

她決定回到亡者之間,臨走之前,她眷戀地向和活著時那些美好的事物一一道別:「世界,再見了。葛拉福小鎮,爸爸跟媽媽,再見了。滴答作響的時鐘,還有媽媽的向日葵,再見了。還有,食物跟咖啡,剛熨好的洋裝和熱水澡,還有睡眠跟醒來....喔,人間,沒有人能真的瞭解你有多麼美好...」
(Good-by, Good-by, world. Good-by, Grover's Corners...Mama and Papa. Good-by to clocks ticking...and Mama's sunflowers. And food and coffee. and new-ironed dresses and hot baths...and sleeping and waking up. Oh, earth, you're too wonderful for anybody to realize you.)

女孩回到墓地,對貫串本劇的類似先知的角色stage manager訴說,而stage manager也回應她:「現在,妳知道了,現在,妳知道了!妳所看見的就是人們活著的樣子:在視而不見中團團轉,心情隨著當下周遭的環境起起伏伏,浪費時間彷彿妳還有幾百萬年可以活,總是沈浸在某種自我中心的激情所帶來的幸福感裡....現在妳知道了吧,那就是妳所想要回去的快樂生活:視而不見,以及盲目。」
(Yes, now you know. Now you know! That's what it was to be alive. To move about in a cloud of ignorance, to go up and down trampling on the feelings of those....of those about you. To be always at the mercy of one self-centered passion, or another. Now you know-that's the happy existence you wanted to go back to. Ignorance and blindness.

最後一幕,男孩頹然倒在女孩墓地,亡者紛紛私語著:「喔,這樣很不好。」「他應該快點回家去的。」

看著男孩的依戀不捨,而女孩只是靜靜地對男孩的母親(當然也是亡者)說:「他們不瞭解,對不對?」

「是的,他們不瞭解的。」男孩的母親回答。

全劇完。

真的是寫的很不錯的一本劇本呢,實在是比學術文章好看一百倍啦。

看劇本前我還在難過不能在超級無敵可愛的宥子身邊,看完以後,卻覺得,有時候人並沒有那麼多的選擇-想想那些生老病死,想想女孩丟下的四歲孩子。

暫時忘記宥子吧。

至少,在我可以看清自我,並且可以真正專注地陪伴她之前-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