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確實無聊到了一個極致,開始給馬理蘭的中國同學會發信。

前陣子因為西藏的事情,讓這個一般而言總是moving sale跟rent消息的中國同學會通信組群,多了許多的政治色彩,雖然不是我所樂見的方向-對支持西藏者一片撻伐),但是總是多了點人間氣息。

真希望,中國人能多一點人文的關懷啊。

所以,我很無聊地發了兩封信出去。

第一封是學校裡播映「茉莉人生」(Persepolis)的消息。

第二封是我之前在台灣看到一部大陸的紀錄片「please vote for me」的連結,那是少數我在台灣的日子裡跟小米完整地看過的一部影片,他抱著宥子,我則絮絮叨叨地解釋,我們共同的心得,除了對於一胎化後中國人教育孩子鬥爭他人的手段感到驚訝,也開始為宥子的未來擔心,我們這麼單純,以後宥子會不會變成全球化競爭下的獻祭?而我想,中國人看到這樣一部影片,客觀地呈現了中國人的樣貌,不知會有何感觸?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937392956402654920

總之,最近就是不知道在幹嘛地幹嘛,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頗為享受其中。

雖然我想,可能沒有很大用處就是了。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