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是什麼?鬼童院(Devil's Backbone)一開頭就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A tragedy condemned to repeat itself time and again?
(一則註定不斷重演的悲劇?)
An instant of pain perhaps?
(或許,是痛苦的某一剎那?)
Something dead which still seems to be alive?
(某種雖死猶生的存在?)
An emotion suspended in time?
(一種被凍結在時間裡的情感?)
Like a blurred photograph?
(像一張已經模糊的相片?)
Like an insect taped in amber?
(像一隻昆蟲,被封在琥珀之中?)

這部片有很多值得書寫之處,但是今天我想要講的是關於我自己的鬼故事。

我其實沒有怕鬼的體質,天生八字重的好命傢伙的我,總是對於二姐跟三姐被鬼壓的經驗嗤之以鼻,小時候三姐洗個澡還要我在門口站崗。

大學時打了幾次禪七,我清楚地記得,有一夜,所有其他打七的人都已經回房,我一個人在偌大的禪堂裡打坐,起身時只覺得金色的光芒從裡向外地閃耀,我覺得自己一無恐懼,非常確定要是遇到鬼的話我也一點不會驚慌。

可是,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

唸完研究所以後,我回到學校工作,那一年輪到我們辦理全國國中基測,我受命進闈場工作,一次在五月,一次在七月。第一次入闈時,十分新奇,氣氛也很歡樂。然而,第二次入闈前,我完成論文口試的隔天就入闈,不僅身心俱疲,精神也很恍惚。

有一天,我睡到了不該睡的房間。

那一天,我室友不小心將門上鎖,不想驚醒她,於是,我想起來五樓有一間空房。之前我們準備闈場時,曾經去那裡堆雜物,總務處小姐還開玩笑地說要睡那兒,可誰也沒有當真。總之,那天晚上我十分疲倦,唯一的空房是保健室,卻被佔據了。我不知怎樣想起那間房間,時間約夜半兩點,門沒有上鎖,雜物堆裡竟有棉被跟枕頭。

我倒頭睡去,空氣悶悶,甜甜,涼涼的,黑黑的。

醒來時已經是中午,房間仍是一片漆黑,我有點茫然,一會兒才想起,我在豐原闈場,一棟所有門窗都用木板釘死的孤立大樓,當然黑。

躡手躡腳地回到房間刷牙洗臉,下樓時遇見了技工阿福,不免責備他睡去了保健室,害我前夜沒地方可睡。迭聲道歉後,阿福問我,那我去睡了哪裡。

「513啊。」

阿福沒有說話,怪怪地看了我一眼,過了兩三小時,我睡了513這件事情就引起了騷動。

我才知道,已經有很多年的時間,豐原闈場不使用513房,因為每年進住的人都回報,半夜有人拉手拉腳坐在床頭。

我恍然大悟,為何再緊急的狀況,都沒人動過那間空房的主意。第一次入闈時,校長們使用的房間無故發出不明惡臭(據說是因為九二一大地震後荒廢多年,但誰知道那是什麼....),但闈場寧可關閉一間闈場電影院,讓校長們繼續使用,也不去用513。

513沁涼的空氣還停留在我的鼻尖,從那天開始,我變得害怕晚上照鏡子,總覺得有人跟著我。有好幾次在闈場我都覺得我已經瀕臨發狂的邊緣,暗無天日的闈場,釘死的門窗,闈場的人越來越煩躁,兇殺血腥的氣味。我咬著手指頭天天等著是否有來自闈外的信件,但是小米一如往常令我失望了。我每天盯著闈場的門,幻想我就這樣一頭撞上去,也許我的靈魂可以見到陽光。闈場將試卷平安送出後的夜晚,是闈場的狂歡夜,我喝得大醉,吐到站不起來。

雖然,我活著從闈場的大門走出來了。但是,直到現在,我都還沒有抹去我的恐懼感。

對了,我忘了說,豐原闈場所在地,原先是一片荒蕪墳場,後來清掉地基上的墳,建成這棟大樓,但周邊仍是亂葬崗,只是門窗都已經釘死,所以,闈場裡的人平常是看不見墳場的,所以不知道,自己是被關進了一棟怎樣的地方。

今夜,靜悄悄的夜,鬼魂應該還在那兒啁啾細語吧。

點選以下的網址,可以看見,隱藏在亂葬崗背後的紅色建築,就是豐原闈場,現在的教師研習中心(怕鬼的人不要看,不要懷疑,二姐,三姐,就是妳們,不要手賤去點照片)。
http://140.115.123.30/921/photo/FonYuan/009.jpg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罐頭
  • 還好是白天看到這篇文章,但是心裡還是有毛毛的感覺,我是絕對不會去看照片的>_<
  • 罐頭:對啊,我想進闈場的人應該都不知道我們是在這種墳堆後面耶。

    emars 於 2008/05/02 10:29 回覆

  • 二姐
  • 我點了

    我點了照片
    可是什麼也沒看到阿
  • 妳害我又點了一次,應該會有,稍等一下就會出現...

    emars 於 2008/05/03 06:38 回覆

  • 二姐
  • 照片沒什麼阿

    我是說照片很普通阿
    沒什麼玄機阿?
    提示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