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寫我的身心障礙母職與復健諮商的報告,一邊胡亂地看著新聞跟部落格。

陳幸妤被跟拍的新聞讓我難過異常,身為一個母親,除了要在生活起居上照料孩子,還會擔心他們怎樣被別人對待。而她到底是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讓人們可以這樣無情地忽視她作為一個母親的難處,不僅是對她個人的殘忍,更對孩子可能造成無法避免的傷害。

況且,「情緒失控」這個名詞不可以隨便亂用的,任何人受到不合理的壓迫,都應該要憤怒以及反抗,除非是奴性之人。雖然,受壓迫的人在不瞭解壓迫者的遊戲規則時,反抗有時只是讓自己更受傷。

另外一個讓我失眠的是一個植物人孩子母親的部落格「余余沈睡精靈」。其實我是在一個團購網站上看見這個部落格,余余的媽媽在賣小魚乾貼補家用。這個部落格裡有些媽媽跟余余的照片,媽媽的表情燦爛無比,雖然孩子甚至連呼吸都有問題,但是她還是寫出「外頭好冷.還是抱著女兒鑽進被窩裡最好」這樣的句子。

我最心疼的是,她努力地賣小魚乾貼補家用,還擔心著別人是不是因為同情才來買呢!其實她也可以去媒體前面哭訴要捐款,或到處演講自己的心路歷程作宣傳,可是她沒有,她就只是結結實實地在一毛一毛地賺錢啊。

演講或者募款都是重要的達成社會正義的手段工具,但我必須承認,像我這種從小因為自己不擅言詞吃盡苦頭的老么,還是會比較同情小余媽媽這種不善於運用語言優勢跟宣傳媒體的老實頭。

而且,就算大家是因為知道她的情況特別去跟她購買,那也是應該的。我一直以為,消費同時也是一種財富重新分配的過程,錢是要讓那些暴發戶多買一個LV還是要讓一個母親能讓孩子維持基本的溫飽,都在我們每一次大大小小消費的行動裡。

除了這個之外,同時也讓我看到自己的未來。

我昨天辭職了。

從最有特權最有賺頭最安穩的產業,轉移到真正弱勢的行業,真正的戰鬥就要開始了。

我也很羨慕別人可以輕鬆過日子,我也很痛恨自己選擇了這樣未來茫茫的道路,尤其因為這樣的選擇,我或小米得要常常離開小宥,每天晚上我都好想小宥,想得都睡不著了。

但是,回到心理諮商與資優教育,那麼當我未來再面對一次又一次這樣的弱勢家庭時的心痛,又當何處安放?

只有現在,我才能告訴自己,這就是我在這裡忍受著未知與刻苦的理由,這就是我必須要勉為其難在這裡學寫我一向不擅長的論說文而不能繼續幻想我寫出一本百年孤寂的理由。

這就是我必須要活下去的理由。

再見了心愛的心理諮商,再見了穩定的生活跟美麗的虛名,再見了。

終究我必須承認,一個唯物論者是沒有辦法從事心理諮商太久而不覺得無力。

終究我必須承認,一個自以為左(不論是假左還是小左)的人,是沒有辦法靠鼓吹菁英主義賺錢的。

就先這樣吧。

一點一滴,台灣成人身心障礙的照護系統以及職業安置,就是這個了。

台灣我的愛,想看見更美麗更溫柔的台灣,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關於陳幸妤跟拍事件,建議大家可以看孿生子的夏天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twinsyeh/post/18149894

余余媽媽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qqbb323-nh5/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也是一個媽媽
  • 看到陳幸妤吼著說, "是不是要我死了, 你們才會放過我?" 我好想好想告訴她, 不可以, 如果你死了, 你的孩子們會想你的。我也總是這樣告訴自己...
  • 嗯,希望這種事情不再發生了,讓政治的歸政治吧,讓媽媽們可以安心快樂地照顧孩子們。

    emars 於 2008/06/11 1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