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跟小佩妹妹去了一趟DC,說真的,華盛頓特區雖然近在咫尺,可是我怎麼就一點都沒有進城的慾望,來米國唸書也有三年了,進DC的次數手指頭都數得出來,還不包括那種純粹被抓進去吃飯的。

不過,事實證明DC確實沒有很無聊,這間「搖擺咖啡館」(Swing Coffee)據說是華盛頓特區最為著名的一家獨立咖啡店,有趣的是牆壁上寫的標語:
「它必須像天使一樣純潔
    像愛情一樣強壯
    像惡魔一樣黑暗
    像地獄一樣滾燙」

這種對於純粹的極致描述,也讓我想起一個肯亞同學S,
他有四個孩子,分別取名叫做:「信仰」(Faith)、「無瑕」(Immaculate)、「公正」(Justus)、「純潔」(Purity)

他最近常嚷嚷著要我喝全世界最好的咖啡-肯亞咖啡,
是個會偶爾穿肯亞傳統服飾來的有趣傢伙。
他說,這使他感覺很「肯亞」。
很「肯亞」,就是「很強壯」。

他是需要強壯,
S跟我一樣,每個月學校的助理津貼,
在寸土寸金的DC大都會區,
連房租都不夠,
他還得要養四個孩子。

S,班上唯一懂傅柯的人,
十年後就要回肯亞繼續從事社區工作,
來美國只為了孩子的教育。
可是日子實在太苦了,
有時他會開玩笑地說,
「我想拿到學位,又不想要餓死在這裡。」

這個傢伙,自尊心跟肯亞的野生動物一樣強,
中國同學跟老師討得到三千塊修額外的課,
S卻在幫老師做免費的工,
暑假一毛錢都沒有拿到。

我忍不住跟老師幫他討錢,
但是我沒有成功,
而且,老師竟然也開始給我多餘的工,
跟S一起,我難以拒絕。

今天下午,S提早離開辦公室,
我在辦公室裡幫他完成了剩下的工作。

他也許很難理解,我為何對他這麼友善,
只是會在發現我幫他多做了些工作時,
大嘆喔Wonderful。


怎麼跟他說呢?
因為他讓我想到辛苦的老爸,
而且他跟老爸一樣,
有一堆女兒(只有老么是男生)。

但願我們都能順順利利畢業,
他能回到肯亞,
我能回到台灣,
我們夢寐難忘的故鄉。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