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想起要到紐約買些不落俗套的好東西,就會想起蘇活(Soho),傳說中波西米亞人居住的地方。然而,也許是因紐約不斷擴張的關係,蘇活區漸漸變成名品集散地,那裡可以找到Diesel限量牛仔褲,一件台幣一萬五,也可以找到討喜的BAPE小短裙,一件五千多。可惜,太過濃郁的觀光氣息,使得蘇活失去了庶民的味道,也不符合我一貫低調的個性......

於是,布魯克林成了我這次的選擇,Ming說,布魯克林使她想起早期的蘇活。

我在L線的bedford下了車,
這一區叫做Willyburg,我帶著Ming列出的歐洲新興設計師小店名單但卻忘了拿出來,我掉入了一個紐約客真實生活著的場景: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的雜貨店、頹然坐在公寓門口的女孩與男孩、慢跑的禿頭男子與大狗、坐在門口聊天的穿著花布衣服的老人....。

站在街頭,我只困惑了一下子,便辨認出我所熟悉的城市符號:咖啡濃香,
以及這裡一點那裡一點地,有著精緻櫥窗的小店。我於是開始了蛇行穿梭的足跡。這一區實在太新,或木製或雕花的招牌隱身在長長的建築工地的尾端,或者乍看只見一片乾燥圍牆的小巷圍牆內,我首次學習在紐約晃遊尋覓,如同我在巴黎一般,只除了在這裡得要小心翼翼,絕對不與人對望。

在這裡,有許多女孩衣服,其中較對我胃口的
店,包括法國店Noisette,以及集合許多設計師跟有機商品的Sodafine,這兩家店的屬性是簡單及做工精緻,有時有些異想天開的縫線或顏色。

與美國其他地方很不一樣的是,
在Willyburg,不論大人或小人的衣裳,多半都是美國、加拿大、法國製造,這意味著他們是China-Free。中國做的東西,對我來說意味著成品與創作者的手心距離太遙遠,再輕盈的衣服都沾染生活的沈重。

Sodafine的網頁可以查到許多紐約設計師的作品,若是有喜歡的品項,可以古小狗該設計品牌的網頁。如同我找到一個怪牌子叫做popomomo,有些衣服宛如為外星人量身定做(也許會適合火星人Emars?),設計師Lizz是個相當有意思的人。她
的設計核心理念是「新奇」與「真實」(new and true),她也是我鍾愛的偽波西米亞風「自由之人」(free people)及「城市衣裳」(urban outfitters)的設計師,而Popomomo的誕生,正是她在主流跟自我之間尋找平衡的成果。Lizz的Blog頗有可觀性,不但有她對各品牌新品的觀察,甚至還有設計品牌大拍賣的消息,毫不吝惜表達她對其他設計師的欣賞。

2008夏季這件洋裝像是給希臘女神:


(photo from the website of popomomo)

Sodafine也是有機的支持者,有個加拿大有機衣服的品牌
叫passenger pigneon,在加拿大網頁上幾幾乎乎都斷貨,式樣簡單,顏色高雅,我尤其喜歡他們在洋裝下擺的花鳥設計。


(photo from the website of passenger pigneon)


二手衣改成的品牌Preloved(舊愛),每件衣服都只有一個尺寸,會註明以怎樣的二手衣物拼接而成,也很妙。

這個生活化的新興時尚區,竟有許多空間容納潮流嬰兒的小店。

我特別喜歡「飛鼠」(Flying Squirrel),在那裡可以找到有趣的小娃新衣,也有許多二手的玩意兒,店裡有擺設小小的遊戲區。店主人是一對雙胞胎的媽媽,因為孩子長大開始有了販賣娃娃二手衣的想法,網站上還寫著:「我們希望這家店成為社區裡交換資源跟想法(idea)的中心,店裡的小椅子歡迎小娃娃跟疲倦的大人歇息。」 另外有一家專賣有機嬰
兒衣的「甜蜜威廉」(Sweet William),則是美國或加拿大製造的大地色系有機小衣,或者尼泊爾的喀什米爾毛衣,可惜價錢實在不怎麼和藹可親。

在Williburg還有許多雅痞餐廳跟咖啡館,在此就省略了。除了在一家店員都帥氣美麗到我這個亞洲歐巴有點自卑的咖啡店裡喝了一杯雙倍冰濃縮外,並沒有吃任何東西。

對布魯克林印象大好的我,最後一天旅程,打算去逛一家據說有百年歷史的非營利婦女交換機構,叫做Brooklyn Women's Exchange. 據說有三百個以上的女性藝術家的手工品,
座落在布魯克林另外一區Waterfornt。遺憾的是,當我千里迢迢抵達時,發現夏天並不開門,大抵是婦人家都回家伺候放暑假的少爺公主了。



既然已經到了Waterfront,我就去逛了一下這區,剛好看到這夏紐約市的公共藝術「紐約瀑布」,紐約共有四座,布魯克林橋下有一座,還有遊船特別來看這個人工瀑布,我看到時還是覺得真是難以體會藝術家在想什麼啊,準建築師網站有比較詳細的介紹。

最後要說的是,我在Waterfront區,發現布魯克林有些區確實還是不太安全,雖然也有些有趣的店,但是幾乎每一家都戒慎恐懼地上鎖,必須要敲門才能進去,
每個街角都有警察,那場景我只在罪惡城市Baltimore看見過。而我也被一度遊民盯上,雖然不像在東村一樣被遊民追趕,但是還是有點緊張哩。

至於怎樣被遊民追趕?下一篇再提囉。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yndi
  • 聽起來這次去紐約逛了很多有趣的地方..不過也有點驚險. 還好沒怎樣..

    我還以為紐約現在治安好粉多了, 至少上次去感覺上還好壓...? 還是因為我沒有跑到太郊區的地方壓.. ?
  • 我想是因為我這次去的地方沒有什麼觀光客,所以比較顯眼,再加上我又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又逗留得晚。結伴去的話應該都還好吧。

    emars 於 2008/07/29 00:56 回覆

  • 老學生
  • 外加一臉我是迷糊的大路痴的茫然表情
  • 哪有,我都一臉堅毅,假裝是當地人耶,是拿著地鐵圖露了餡就是了。

    emars 於 2008/07/29 1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