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一家就業服務站實習,目睹美國現在失業的嚴重,每場說明會都爆滿,太驚人了。第一天就碰到一堆IT 產業的,回家跟小米說,你太好運道了,我看你還是留在家裡照顧嬰兒跟我,至少一個月還有一兩千塊的產值-省掉保母費跟外食費(小米現在是魔手廚師,昨天我隨手把一包凍排骨丟到冷藏,今天就有粉蒸排骨跟紅燒排骨可以吃)。

實習才三天,就呼嚕呼嚕地累積了十五小時的時數,這樣下去我很快就可以結束實習了。又是一個沒有諮商師的機構,累積了一些陳年顧客,一起排出來,我心裡又痛得不得了起來,這樣的我到底適不適合當諮商師呢?我真想把他們都帶回家養,我他媽的還真不相信坐在那裡講講講事情就會好轉。

這一次我真的在社會的最底層了。

雖然我一直都想要過著優雅的生活,但為何只有吶喊著勞動者戰歌,才有活著的感覺?

也開始督導碩士班的孩子們了,再加上教學,這學期還真是專搞大人的把戲哩,當權威的角色總讓我不習慣.........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