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吃掉兩條魚,爸爸吃掉一鍋綠豆湯,小宥還是不肯蓋棉被。

這個夜,

很不安靜,

回憶的騷動,

呼嚕作響。

我親愛的同志在哪裡?

我還在這裡。

我沒有行走也沒有舉旗,

但是我還是我。

 

剩下可以說的話不多,

螞蟻盲目而飢渴地嗅著回家的路,

背一顆小餅乾屑加豬尾巴倭良諾的一塊腳皮,

僵屍之城馬康多,正在風化中。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