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歷史還歸歷史,就這樣吧。

妳對我說。

我想念妳橘色的剪影

繚繞音樂  絮絮調笑 

手裡的清煙  捲起千堆雪

 

生死碾壓

被活拔掉的手指甲都凋謝

被挖掉的眼球的眼淚都乾涸

妳深潭似的眼睛變得清澈

 

青春跟理想

究竟是什麼?

-白茫茫的大地

 真乾淨

我終於相信

 

卻將手中的劍柄握得更緊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