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時整個生理時鐘是亂七八糟加一個糕,兩個禮拜之後王小宥看到媽媽完全不理不睬,因為媽媽已經對她視若無睹太久了。

 

直到現在,好像都還調不過來,每天晚上一直到五六點都還清醒著,有時到七八點,甚至到小宥起床要睡回籠覺的九點多,我都還不能入眠。然後之後才一路睡到下午四五點,這到底是怎樣。

 

整個身體亂七八糟,痛並快樂著,整個就是生之本能跟死之本能的對決。快要上工了,應該要趕快調整過來才是啊....咩。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樹
  • 振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