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並不太喜歡志工這種制度,大量志工的存在,只是凸顯了制度上的問題,志工制度的興盛,沒啥好高興的。

第一、社會福利及環保產業的公共資金挹注不足:之所以慈濟會像地下政府,還不就因為一堆事情檯面上的政府該幹沒幹。

第二、加重階級問題:這問題應該要去作數據分析才能定論,不過,我看見的大多數志工都是女性(隨便孤狗一下志工受訓的比例,比如大安區二零零八年志工受訓比例,女男比例高達四比一),把女性說服來作這種無酬(且多半被視為是低階)工作,只是複製並加重其社會不利的地位吧。

第三、剝奪就業機會:很多身心障礙的朋友會需要工時彈性的初階工作,但是社會卻用大量的志工消滅掉這些工作機會,比如圖書館的歸檔工作,學校的打掃清潔,與其用志工還不如提供就業機會。

我也很討厭募款制度,美國簡直就是一個神經病的募款國家,整天有小男孩小女孩上門敲門推銷募款巧克力,都是學校逼的,有次看見寒冬裡不會講半句英文的中國老奶奶陪小朋友來敲門幫學校賣募款巧克力,我會買,但是心裡卻很生氣,這根本就是劫貧濟富的制度,美其名要小孩去學習自我表達啦慈善啦,那些老闆的小孩把巧克力拿去茶水間放就好了,其實那些低階層的家庭的小孩不是很倒楣嗎?

嘮嘮叨叨這一大串,幾時可以把這些叨絮變成學術文章,我就可以畢業了,咩。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