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來了又回去了。

 

有台灣的親人來訪的時候,有時候會讓我誤以為自己還在家裡,比如那些餐後咖啡加點心的儀式。

 

二姐和我,也一時忘記在國外相依為命相敬如賓這檔事,姊妹之間的拌嘴也犀利了起來,這倒才像回到家了。

 

三姐每天都幫我按摩,每一個痛點,都好像累積了一點在國外孤單生活的辛酸,每被碰觸到,便擠出一點淚水。

 

回去前三姊把剩下的現金硬是塞給了我,而我想起了miaochyi部落格裡那句話「連自己的一個家都顧得零零落落的」,便又開始不由自主哭了起來。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