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也會想自己怎麼都選一些難走的路走,這種想法偶爾在經濟上感覺緊迫時出現,在學期末達到最高峰。但是一直留在穩定的生活裡被巨大的滾輪推著走又會是怎樣的光景?現在有了小宥人生彷彿有了另外一種創作,但是這種感覺隨著她漸漸長大也變淡了,終究我還是要面對自己荒蕪的人生。我無法留在那種穩定的生命空間,只能購買他人的創作來滿足對於用力過活的渴望。現在的我也許是一齣嚴肅得近乎乏味糾葛的戲劇理一個定格的剪影。

 

每一分鐘凝滯的苦惱都過得扎扎實實,這時候想要醉生夢死過生活是不是也太晚了一點?

 

天哪我的SEM快快跑出來吧!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