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兩週半,感覺時間真的好短。雖然抗拒回美國,但是一回美國也就馬上習慣了,說起來在台灣總是急著要去好多地方,太多好玩的事物,但是在美國,親愛的朋友就那麼幾個,想去的店幾乎一個也沒有,雖然也是忙,但是那種忙是有點像工作那種忙,回到家就感覺啥也不想做,哪裡也不想去,只能說,感覺有殺不完的時間。

 

這次回來帶了不少的精神食糧,包括可做小件作品的手藝書,CD、電影跟咖啡。

 

CD帶了很多,有角頭音樂的恆春兮、陳建年的海洋、巴奈的泥娃娃,還有蘇打綠的春日光、林生祥大竹研的野生、閃靈的鬼脈轉生...等等。

 

書本包括有鴻鴻主導的衛生紙詩刊一到三集、向田邦子的情書(稍微感覺有點被騙)跟女兒的道歉信、三一九鄉村兒童藝術工程、舞鶴的鬼兒與阿妖...等等。

 

另外還有紀錄片「台北波西米亞」跟「極端寶島」。

 

咖啡是E61咖啡館的濃縮跟小義大利咖啡館的頂級曼特寧。

 

結果反而回美國才有時間消化這些東西,在台灣都忙著買東西跟吃東西跟帶小宥見人客。

 

這次回台灣感覺十分地思念但又十分地亂糟糟,外婆家附近的田地都完全消失使我詫異,沒去一趟花蓮讓我覺得悵然,我像老人一樣習慣隔一段時間要看看自己的墓地,那裡應是我葬身之地。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