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台灣變得好遠。

 

跟曉這幾天都 一直看著台灣的新聞,很久很久以前,十八歲時,我們從台南騎了好久的車,只是為了到甲仙去吃一碗芋頭冰。

 

今晨開車時,一邊聽陳建年的海洋專輯,有首女聲曲,微帶原住民口音,我好喜歡:

「你那衣服真漂亮 虹彩的布上繡滿了紅藍綠白的樣 有花有草奔騰著獸 有山有水飄湧著雲  墜掛像小星星的小鈴鐺

  叮叮噹噹 叮叮噹噹 叮叮噹噹 叮叮噹噹的 伴著你那快樂的舞步 響遍平原和山崗...」

 

 聽著聽著,便看見了大學時在山上連騎十天單車時看見那些原住民的快樂臉孔,也看見這次災難中那些輪廓分明的無措的臉。

 

覺得台灣好遠,此刻美國異鄉夜裡秋涼如水,小宥睡得嘴角微張,一屋子木製玩具安定我的神魂,昨天我甚至幫她縫了一只整理髮夾的大象掛飾。

 

可新聞裡,那些話語,溫暖的,與冷血的,卻讓我今夜坐立難安,無法成眠。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
  • 那首歌我很會唱....
    一唱就想家啊
  • 對啊,每天在車上都忍不住一直聽這首歌,還有最近聽到鄉愁也很有感覺吧。總覺得經過這些年,台灣好像經歷滔天的變化,回去時我一定會有一種鄉愁,永遠的。

    emars 於 2009/08/22 19: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