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永和住家,對面是一家幼稚園,每次經過時,都看見是外國人在教學。有一次,一位媽媽在等小朋友放學,我背著小宥,就很自然地攀談起來。那位媽媽非常讚許這家幼稚園,不僅都是外國人老師,而且規定「父母親不可以在家裡跟小朋友講英文」,因為「會把小孩英文腔調弄壞」。

 

真是覺得太可惡了,為什麼要讓小朋友覺得自己父母親不如學校的外國老師?

 

來美國以後,也聽過留學生很驕傲地說:「我家小孩在上幼稚園,現在都會糾正我的英文喔。」

 

聽到受高等教育的人講這個,真的好逆耳啊。我的衣索比亞學生,曾經珍而重之給我看他的母語聖經,說,我們的語言獨特,是衣索比亞最珍貴的文化資產。

 

有一次,我帶小宥去公園散步,還被一個正在騎機車的賣童書的人攔下來推銷,一套二十萬的書,不單賣,要馬上簽契約。他對我說:「學英文很重要,難道妳想讓小孩輸在起跑點?要培養國際觀.....」

 

當下我真的又生氣又難過。生氣的是,他這樣能說善道,對於家裡經濟狀況不好的人,聽到這種話情何以堪?好像沒有買英文書給小孩,就是對不起他。難過的不僅是所謂失去民族自信心的事情,而是那種把語言分階級的潮流勢不可檔。 

 

我問他,你知不知道,農民辛苦耕種一年,可以賺多少錢?你不知道?你去看無米樂就會知道。況且,會英文就真有國際觀嗎?有國際觀的人會告訴你,美國人在世界上的很多國家都惡名昭彰,不受歡迎......

 

其實,我對各種語言都沒有偏見,學習語言是很美妙的事情。當愛講話的美國人卯起來一堆人講不停,我插不上嘴時,我經常幻想自己是在一個英語教學中心,這一群外國人正經八百地在陪我練英文.....

 

我對中國文學也很陶醉,尤其是紅樓夢。有人曾經取笑我,台灣人台灣話講不好,還讀什麼紅樓夢。這樣講真的很過份,因為我都有看馬鈴薯狗練習我的台語。總之,我真的認為,語言就跟藝術一樣,應當是中立的,帶領人們超越藩籬,互相理解,然而,現在語言卻造成更多隔閡,不僅語言之間有階級,語言之內不同腔調也有階級....

 

反倒是我在台南遇到的一位理髮師(王先生規定要註明這一點),令人欣賞多了。她說,她女兒有一天嘲笑她的英文不標準,她馬上很認真地對孩子說:「媽媽讓妳學東西,不是要讓妳嘲笑不會的人。」

 

今天之所以想到語言這件事情,只是因為二姐今天大駕光臨,又幫小宥拍了一些影片,小宥在美國生活的時間,遠比在台灣長,但是,雖然家裡還是有布置ABC,可能就是一種潛意識在作祟,爸媽卻有一搭沒有一搭地教...中文還是很好的。

ABC(看20秒處)

 

遊子吟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