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雇用了一個印度學生。

 

總辦公室給我他的履歷表,很希望我能雇用他,我可以理解。他是一個好看的印度男生,年輕、聰明,博士班一年級,到美國才知道他的獎學金因為人事凍結被取消。因此四處尋找工作。我們給的薪水很低,只能給大學部薪水,但是他一再到總辦公室到訪。

 

我之前在系上也看過一些這樣的印度學生,每天都來一次,低聲請問有沒有工作機會。有時也會告訴他,系上連自己的學生都養不起了。

 

雇用他時,發覺自己竟然也就這樣了,開始盤算把最辛苦、最沒有人要做的工作交給他。我也沒有太多選擇,因為之前的助理雇用了一批美國學生,有幾位我實在很不能接受他們那種工作態度,要來不來,做出來的東西錯誤百出,但是又不能解聘他們,只好把最輕鬆的工作留給他們做,比如一本書掃瞄最費心,轉檔最輕鬆,我就總得自己掃瞄,把轉檔留給他們做。

 

第一次見到他,我就告訴他,我會把掃瞄留給他做。

 

發覺自己竟然也有這種心態-把辛苦的工作留給最沒有資源、最弱勢的國際學生,但是我又沒有選擇,只好心裡不斷地說,我會補償你的啦....嗚哇。

 

當外國人真的很不好,願望台灣是一個讓大家都不想去當外國人的國家。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w
  • 想到家中嗷嗷待哺的小孩,二份三份工作也要拚了老命去接,別想太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