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去聖地牙哥,沒有帶相機,所以並沒有美景可以供大家欣賞,但是提供一下行程以便有興趣的人參考,同時也讓爹娘知道,其實我真的日子過太爽....

 

第一天

 

第一天抵達機場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在機場搭上巴士(機場的接駁巴士992,每十五分鐘一個班次,可以到TrolleyAmerican Plaza),在巴士上購買一日乘車卷(Day Pass),即可無限次搭乘巴士跟電車。我轉兩班電聯車後,抵達飯店所在的站「流行村」(Fashion Valley),過一小橋後就到了很遜又很貴的會議飯店(請注意,我個人是絕對不會定很遜又很貴的飯店,通常我都是定很遜又很便宜的飯店,小王都是定很貴又很炫的飯店,所以這麼多年沒有住很遜又很貴的飯店,還真是嘆為觀止啊....)。

 

抵達飯店以後我直接去找同住的韓國同學,接下去整晚都被抓在那裡討論座談會內容(他們發表主題是「國際學生可為諮商系所帶來怎樣的優勢」,我臨時被抓去當與談人之一)。由於加州跟馬理蘭有三小時時差,所以到九點以後大家就精神很恍惚了,不到十一點便東倒西歪七橫八豎地睡了。

 

第二天

第二天早上仍然是被抓去討論的行程,因為另外的與談人也到了,早上十點一直討論到十二點,與其說是國際學生的優勢,不如說是我們的團體治療活動,光是「國際學生的挑戰」這部份就講個沒完沒了,發現大家的處境都很像,結果優勢跟貢獻的部分大家都想不出來,主要提出這個構想的人是一個有一對雙胞胎的韓國男生,他說他總是覺得他在課堂上沒有貢獻,所以才想出這主題,但是大家想來想去就只有擔任文化大使之類的鬼話跟屁話。

 

中午他們為了感謝我臨陣被抓去當與談人,便請我在飯店餐廳吃飯,我選的是西班牙傳統菜餚,蔬菜跟牛肉包在脆餅裡,沒想到竟然蠻好吃的。下午一點就出發去座談會了,到一點半座談會時間到時,只有一個阿媽來,後來又來一個年輕女生,已經過十分鐘了,我們就無計可施開始講起來了,與談人有六個,比聽眾還多好幾倍。

 

下午四點是我自己這一次的發表主題,看到一點半那場那麼荒涼,我心都涼了一半,再加上我的主題是復健諮商,而復健諮商師本來就是極少數,像這次的會議,我們家的老闆一個都沒有來。所以我就強迫系上兩個韓國女生一定要來,結果我還真的只有兩個聽眾!由於是圓桌發表的形式,所以共有三十個人同時在一個場地發表,吵就算了,還很尷尬,不少發表人只有一兩個聽眾,不知道沒有聽眾的人是不是已經偷偷溜走了,因為原訂三十場發表同時進行,現場有很多桌子根本沒人,挖哩勒。

 

所以我一發表完,為了治療沒有聽眾的創傷,我就馬上飆去離飯店最近的聖地牙哥舊城,在月台一口氣就買了三天的車票,可省三元。到了舊城時,一開始覺得荒荒涼涼,很多店都關了,正在辛酸時,才發現自己走錯區,一轉彎就到了真正的舊城鬧區,只能說是酒池肉林歌舞昇平,明明就是禮拜三,但是每家店都熱鬧得很,西班牙餐廳跟可愛小店俯拾皆是。晚餐我吃了兩顆巧克力,兩顆法國點心馬卡龍,加上一杯咖啡,就打發了。路邊也有很多小攤販,有一攤冷冷清清,輪廓很深的老闆,一個西班牙青年,便自己彈起了吉他。以我的個性,當然就是會去光顧一下囉,結果突然來了一大堆外國人(我到現在有時候還是會突然覺得「挖這裡好多外國人喔」....),老闆真應該請我當吉祥物啊。

 

在那裡,我幫小娃買了兩件手工的繡花洋裝,老闆不知是不是也覺得我是小福神,主動幫我打了點折,結果只花了二十七塊,比店裡便宜不少。其實我最想買的是墨西哥手工毛衣跟披肩,有非常粗獷可愛的小動物、植物、跟太陽的繡花,我在DC看過一模一樣的,價錢是整整兩倍!但是小娃小頭小臉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小耳朵的,實在沒有那種氣派,只好作罷。

DSC00651.JPG 

就在舊城鬼混到九點多,期間二姐一直打電話來,擔心我不安全。回到房間已經是九點多,還又餓了,但是韓國人竟然通通不見了,直到十點多,原來他們都去對面逛街了,我也才得知原來我們對面是個超大的購物商場,甚至還有電影院。晚上跟兩個韓國學妹竟然閒聊到兩點,從韓國跟台灣的殖民史開始,談到殖民者的心態跟手段-文化消滅跟羞辱,也才瞭解韓國人為何如此痛恨日本人。當然後來就開始聊私事,覺得大家真是各自有各自的有苦難言啊…跟女孩們深夜談心,一向是我最喜歡的休閒活動之一,當然是越聊越帶勁,直到大家昏倒我還意猶未盡,太過興奮的結果便是做了一個殺人棄屍的夢,報應。

 

第三天

 

由於這次旅行準備匆促,只有找到一個美食專家愛麗絲小姐的文章,結果我手邊就都是一些食物的照片跟餐廳的地圖,所以這一天的計畫跟我習性十分不符合-竟然是要趕下午四點的半價時刻去La Jolla區(海邊的高級住宅區)吃飯,還有去小義大利區吃甜點。這真的不能怪我,只因出門匆促,只有印幾張部落格文章跟地圖就出發了。

 

不過早上還有時間,所以我就決定先去「包包公園」(Balboa Park),裡面有很多博物館,不過我的目標是西班牙藝術村,據說有很多藝術家的工作室跟小店。由於不是週末的關係,藝術村人不多,我也因而有機會跟很多藝術家聊上天。一個喜歡串珠的老奶奶,做的東西都色彩繽紛,花俏得很,在那裡敗了這對我永遠也不能戴的針式耳環,老奶奶原先願意幫我改夾式,但那朵頂上的花就得拿掉,想想我還是讓它保持原貌了,五彩繽紛的玻璃花朵,其中一只還有附上小瓢蟲,另一只則有小蝴蝶,真是太可愛了。

DSC00650.JPG

 

在藝術村突然看見一個奇怪的人,他身上穿著一件T恤,上面寫著「我餓了」(繁體中文)。原來他是一個走遍世界各地拍照的攝影師,正在學中文,晚上則在巴西餐廳彈吉他。另外有一個專門製作公共藝術的雕塑家,他的作品都是孩子會喜歡的顏色跟形狀,可以攀爬,作品遍佈在兒童醫院、遊戲場、還有巴士站,他也告訴我,他的作品是如何金剛不壞,堪得兒童放心玩耍,他希望孩子都能自在地在他作品之上玩耍。

 

藝術村有好幾十家店呢,一間店閒聊個十分鐘,當我離開藝術村時已經兩點了,但是我還是硬要去美術館看展覽,聖地牙哥美術館是個小而美的博物館,也不缺畢卡索跟米羅的作品。因為正好有一個專門製作巨大無比的銀飾的藝術家作品在展出,照片上看不出來,但他的項鍊可都是大到要掛在肩膀上,有小孩的人應該不會去買吧,我心裡想。

 

走去美術館路上有一個小插曲,就是有一個老杯杯看我在找美術館,所以自願帶我去,他是個按摩師,為了讓我相信他還給我看他的證件,接下去就是一直想要說服我讓他按摩,或者跟他去看電影-剛好聖地牙哥在為期兩週的亞洲電影節,他還拿出票給我看。老實說他不是我在聖地牙哥遇到的約我出去的唯一一個老杯杯,不過他們的習性也跟巴黎的老杯杯很像,總會很有禮貌地道別。請爹娘跟姊姊們不用擔心,這種老杯杯我見到太多了,要是有危險性的一句話也不會跟他說(比如說在聖地牙哥有被一個黑人小小騷擾了一下,那種情況下我就絕對會非常小心處理)

 

美術館逛完以後,就出發去La Jolla,西班牙意思是「珠寶」。行前我就知道好餐廳都集中在La Jolla區,但是那裡還真是美國人定義的好區。怎麼說呢?就是大眾交通運輸不方便的地方,電車不到,只能搭巴士,窮人不方便去,海灘非常美麗,但我沒有看到有地方可以沖洗。雖然我也是窮人,但因為我有鋼鐵一般的意志要去吃那家餐廳(Roppongi)的半價時段,所以我還是從舊城搭上巴士,再用我的肉腳活生生地走到餐廳,走到時我已經汗流浹背狼狽不堪,才發現那家餐廳並不是豪爽的海鮮餐廳,侍者都是穿制服的俊男美女,當場我還嚇得詢問穿夾腳拖的我可否進入。很友善的女侍馬上就帶我進去囉,也不用我開口詢問,就把Happy Hour的菜單端上來囉,而我也因為餓了一天的關係,再加上全都半價的關係,當場狂點狂吃,點了兩樣菜,後來發現我漏點到部落個介紹的螃蟹什麼咚咚,當場又加點一道。吃到後來我越吃越慢,索性打電話碎念明小姐沒陪我來,害我一個人要吃這麼多,服務我的漂亮黑髮妹,實在看不下去,竟然在我沒有要求的情況下,拿了盒子給我,難道是怕我會太撐走不出去嗎?

 

吃到的有:

波里尼西亞螃蟹塔(Polynesian Crab Stack):圓盤周圍排著四片超好吃的大蒜麵包,中間則是用螃蟹肉、芒果、黃瓜、酪梨、花生,以及薑汁檸檬醬堆成的小塔,英俊瀟灑的侍者會在桌邊幫你先把小塔拌成沙拉,這是我最後一道點的菜,但是實在太好吃了,還是一掃而空。

彩虹壽司捲(Rainbow Row):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吃生魚片!以往在台灣都很抗拒,甚至在日本也一口不沾,但不知怎樣我就有種蠢勁,就沒有想到在美國會吃到「生」魚片,明明人家部落格都有照片,我還就這樣點,敢情是走太遠頭腦趴帶?自己一個人來,又不能逼他人代勞......內餡是螃蟹沙拉、酪梨跟小黃瓜,外包是鮭魚、鮪魚、青花魚、鯖魚。雖然苦著一張臉吃下第一口,但是接下去救一口接一口,好吃!

烤海干貝馬鈴薯餅(Pan Seared Sea Scallops potato Pancakes):清甜的海干貝鑲在酥脆的馬鈴薯餅上,配上九層塔、太陽曬乾的蕃茄片,淋上荷蘭酸味蘸醬(一種用奶油、蛋黃和檸檬汁等調製而成的蘸魚、蔬菜的調味醬),啊寫到這我又餓了,但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害我回來都不想去吃餐廳了,要是住在聖地牙哥一定會想辦法餓肚子一整週,然後每週去光顧個一次!

 

以上這些除了彩虹捲外,在愛麗絲的網站上都有照片。

 

吃完以後,實在是太太滿足了!走出餐廳,太陽也變成鮮豔的橘色,我看見一堆小孩在戲水,便撩裙子下去湊合一下,沒想到大浪打來,一整個從裡濕到外,腳上也都是沙,狼狽不堪啊,雖然如此,但太陽在海平面緩緩地落下的畫面還是很感人,就那麼一顆火球從一粒變半粒又變沒有(歐買尬我中文真的已經退化到一個不行),後來才知道La Jolla的夕陽是很有名的。不過,因為步行回到巴士站並不近,所以上車時,夜也深了,我裙子已經差不多乾了。

 

晚上回到旅館,又跟韓國學妹去喝酒,然後就準備要打包回家了!

 

第四天:

下午兩點的飛機,但是我怎能就這樣放過我的最後一天自由日?當然是七點就起床,八點就整裝出發,目標地是海港村(Seaport Village)。拖著一個大行李趴趴走實在是很累,偏偏電車站又離實際的景點有點距離,真是要命。結果海港村雖然也是很多家可愛小店的集合,但是並沒有太大的特色,甚至連木製玩具店都只有廉價的中國製玩具,頗為失望的我,便決定用吃來彌補我內心的空虛。

 

去了有名的碼頭咖啡,一開始也點愛麗絲部落格介紹的炸花枝(fried calamari),又是很清甜的海鮮配雞尾酒醬跟塔塔醬,但是又覺得意猶未盡,感覺只有吃到前菜....雖然已經很飽了,但是我想到要撐到晚上一兩點都沒有得吃,心裡又縱容起自己起來,所以我又點了只有早上有的海鮮蛋捲,煎得金黃色的厚厚的蛋裡面包著蝦子、干貝...,想當然爾又是人有走出去但胃沒有走出去的下場,整個又撐又慚愧,我真是浪費糧食啊,我真是虐待我的身體啊....但是精神上卻覺得很有活力。這就是已婚胖子的快樂啊!

 

最後,總算在海港村也在「瘋狂T 恤」(Crazy Shirts)買了一件T恤給小王,以慰勞他獨自照顧小宥四天的辛勞。很妙的一家店,很多衣服都用奇怪的染料染,巧克力、咖啡、麻...不稀奇,更稀奇的是還有用美金染的衣服!用回收美金染的衣服,都以跟錢有關的花樣為主,很妙。比如說讓我很想買的一件上面寫的是「提款機老爸」(ATM DAD)。圖案是提款時會進入的選金額的那個介面,每個金額一大小不一有不同的評語,比如20塊的評語是「老爸你在跟我開玩笑吧?」(You Gotta be Kidding me),40塊的評語是「拜託啦老爸」(Come on, Dad!),最多是200塊,上面寫「我愛你爸爸」(I love you, Dad)。林爸爸跟林媽媽這次為我的旅行提供的補助可是遠遠超過「我愛你」的金額,爸媽我愛你們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

 

雖然也有想要買這件衣服給林爸爸,但是林爸爸穿上這件衣服應該壓力會倍增吧,還是算了。還有一件也很好笑,印著一張大信用卡,發行銀行是「老爸銀行」(Bank of Dad),持卡人是「被寵壞的小孩」(Spoiled Kid),時效是「好像會是永遠」(seems like forever),又是一件會令爸爸們壓力很大的衣服,同時也很性別歧視啦,哼,老媽也會賺錢啊(明明就很懶的我到底是在逞強什麼....)

 

回到馬里蘭時已經是深夜兩點,飛機不知怎樣左右搖晃又因修理延誤,但我還是大難不死地回到溫度只有四五度下著雨的馬州,勞動貞大姊出動到機場接我,又等了好久,特此致謝。(不過看到這裡會不會覺得去接整個就是在鬼混的研究生,一點也不值得?)

 

結論,聖地牙哥真是個好地方,害我整個萌生歹念,謀財害命或者利欲薰心都好,要是可以在那裡陪小孩游泳,牽大狗跑步,看千帆落盡海浪飄飄,一定很爽啦。

 

各位,下次要不要跟我去玩玩呢?我還是改行當導遊好了!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ngyi
  • 所以基本上這篇就是寫給我流口水的就是了....給妹妹的那兩件洋裝好看, 總覺得應該配頂小草帽, 讓她提個小花籃...我要看照片.....


  • 沒錯,誰叫有人害我自己吃了一大堆....洋裝真的很好看,她穿上都不肯脫哪,不過藍色那件他已經有點穿不下了,我一直都覺得她是小貝比,但是原來已經真的是小女孩了。

    emars 於 2009/10/22 11:01 回覆

  • Fortune
  • 知道為什麼我5年內去3次SD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