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引用自N/A - 上帝的一滴淚

獲作者同意引用 - 我覺得這篇文章寫得真好。

莫拉克的災情及重建,請大家鎖定http://www.88news.org/

 -----------------------------------------------------------------------

2009/8/8,父親節。
莫拉克颱風尚在台灣境內,
前天深夜已經略知南部災情,
台北天氣卻還好,遇見的朋友們心情也都還好。

我回到父母親家裡,
將要唸小學的外甥女衝出門外迎接,瘋顛顛笑著喊著:
阿姨阿姨,你快來看狗狗在游泳。

我被孩子牽進了門,
老爹嘆口氣解釋,她是在說電視上的新聞,這次南部淹水很嚴重啊。補上一句喃喃自語:
這颱風怎麼不在陳水扁執政時候來呢?偏偏在小馬當總統來還真糟糕。

唉,這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多麼天真。

那樣年紀被兩家祖父母和自己爹娘寵愛著的孩子,理所當然還不知這生命可能遭遇的險惡,
而上半生戎馬報國,從少年便隨部隊顛沛流離的父親,始終感激著國民黨給他了一個家,
縱然這些年,他同他其他尚未身亡的弟兄們一樣,
每逢選舉就要受兩面恐嚇,不得安寧。

我不知道後來這一周,我父是否看了新聞,
對於馬英九的心疼與憂心現在已經轉變成什麼樣的情緒了。

歷經苦難的,尚未成長的,
他們都有自己的辦法去相信。
我願意傾我全部力氣去維護他們,
他們是我摯愛的家人。

那晚,回到自己的住所,
不習慣看電視的我也從推特上「慢慢了解」到情況有多嚴重。

慢慢了解,是的,慢慢了解。
當大雨無情的狂暴的下著淹沒了許多人的家園,
當土石流覆蓋掉掙扎的呼吸,
當倖存者抱著孩子扶著老人在漫天風雨中與死亡競速之時,
我坐在淡水的房子裡,安全的,在臉書養狗,偶爾抬頭看看氣密窗外的樹影搖晃。

訊息一條一條的進來,
我的意識一點一滴的建立,
晚間還在吵鬧著要吃火鍋的史萊姆
深夜傳訊來說他們全部熬夜不睡在趕莫拉克網路災情中心的進度。
透過網友們的即時發送訊息,
逐漸得到這場災難的模糊輪廓。

8/8,我們那時了解的都還太少。

後來的一周,生活與情感的時序,已經模糊了,
我的記憶原本就不好,
主軸大概是繼續燈華歌艷的夜生活,以及,
日間為新聞不時暴走的忿怒與悲傷。

8/15,胡德夫和巴奈聯合發起了 Sing for Home 募款演唱,
我去了現場。
紅樓二樓的冷氣好冷,攝影機好多,
戶外北廣場蕭敬騰簽唱會的聲音干擾的很嚴重。

巴奈和那布唱「也許有一天」時,我沒有偷看全場,想,大概無人能阻止眼淚流下。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離開繁華的城市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看見 媽媽說的那兒時像天堂一樣的想像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改變 用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價值
也許有一天 你也會想要了解 古老的歌在哪裡誕生

也許有一天 有一天能跨出腳步
踏上遙遠的 最遙遠的路
也許有一天 有一天能跟隨你的腳步
踏上遙遠的 回家的路

讓風吹著你的長髮 讓眼淚盡情的流下
歌盡情盡情的唱呀 回家吧 回家 啦....

(那布 – 布農族呼喊的漢語翻譯)
用力的啊 我要訴說
老人家啊 沒有一個你們
只有我啊
我的出生 霍松安的啊
雖然不曾 隨父兄出征
幸好還有 回到老家 拿回泥土
還我土地 重建家園 就是我啊

然後是胡德夫上台。
8/8晚間就已經傳出,胡德夫的家鄉嘉蘭村流掉一半,
但是他說,
胡德夫說:
「幾天前,那是上帝流下的一顆淚…」

我為之深深顫動。
是什麼樣的生命經歷與智慧,
讓他們如此憤怒卻還能又如此寬容?

上帝流下的這一滴淚,
縱無情,亦是悲憫。

上帝仍然留給我們時間與機會,
我們還要如何毀壞自己的家園?
我們該要如何保護自己的家園?

從來,我們這些居住在安全的水泥都市裡的人們,
天災人禍的意外幾乎只是統計裡的一個數字,
不曾像部落裡的人們一樣理解著土地,理解著什麼是天地不仁。

天地不仁,於是我們只能保持敬畏與尊重。
但面對這一切,人豈能不仁?

我們仰望著天空,看著那看不見的大氣層的破洞,
透過全球媒體的強力播送,
很明白排碳量與全球氣候遽變的關係,甚至記得那隻失去父母的北極熊叫努特。

何時我們低頭來看看自己的土地,
去思考雪山隧道挖斷翡翠水庫的水脈來拉進台北與宜蘭的交通時間值不值得?
曾文溪跨域引水破壞荖濃溪附近水系水源不足引發生態改變值不值得?
萬年水脈千年樹林,說消失就消失了,再一個千年萬年也未必能回來。
千瘡百孔的山林先天優勢盡失,後天保育乏力,
又豈能承受天候遽變,更遑論保護著居住其間一生不過百年的人們?

這十天來,我們捐錢捐物資,很多時間坐在電視前,
為政府的救災延緩憤怒,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掉眼淚。

但我們不是真的什麼都做不了,
親愛的我的同胞們,未來的時間還很漫長,
我們可以多花一點時間了解政府的國土規劃政策,
多花一點誠心去思考在發展與保育中該如何取捨,
多花一點力氣去讓政府了解我們要更公開的資訊與更清楚的評估。

別在災難的眼淚擦乾以後,坐等下一次悲劇的發生。
在民主制度下,要知道,
是冷漠的大多數的我們監督不周,決定了這數百人的死亡與數千人的流離失所。



這邊文章的結尾,我想了很久卻依然無法完整表達我的想法。
只能以此歌做結:
這是很難得的巴奈演唱的美麗島,收在台權會的「美麗之島人之島」合輯裡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老學生
  • 上面那個留言的網址有沒有毒啊?
  • 不知,刪掉了。

    emars 於 2009/11/02 0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