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小小的,

你說,

柔軟的耳垂上是嬰兒的絨毛,

飽滿的前額上還有睡著的痕跡,

小小拳頭像一朵小花。

 

乾枯的土地渴望鮮血,

荒蕪的人間需要祭品,

我是否能以你獻祭,

你的心肺祭山林裡集體上吊的幽魂,

你的舌根祭被生拔的人指,

你的血液祭凌遲時千刀剁下的碎肉,

而你的小小耳朵,埋在樹下,

微風裡的哭泣回聲代替我,

陪你進入夢鄉。

 

好好睡吧。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