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從台灣回美國,在機場入境又被送到二級審查室。

 

我對二級審查室並不陌生,前兩年來美國時,不知何故我都在入關被刁難,第一次還因此錯過轉機班機。在二級審查室等候人數很多,移民官姿態又很高,根本不會花時間告訴你發生什麼事。直到我英文稍微靈轉一點,我才火大直接到機場的國家領土安全辦公室去問警察,到底我是犯了什麼錯,我的紀錄才被調出來處理,原來還是因為我的菜市場名字,連在美國都有很多同名的人,而其中有一個好像有不良紀錄!

 

總之,我已經很久沒有被抓到二級審查室了,直到這一次遇到一個白目的移民官,堅持拿訪問學生簽證(J)必須要限時返台,經我力爭未果,就直接被送到次級審查室。在那裡聚集各種人種的臉孔,心焦地等待。

 

沒有多久,就有一個「蔡英妹」怯生生地靠近我,問我是不是台灣人。她手裡拿著一張落落長的對海關解釋的信件,是來看剛出生的孫子,還有台灣經濟文化處的文件。由於她是以使館家屬身份入境的特殊身份,入境時間跟一般人很不一樣,也因此移民官可能較懶得處理,就將她送進來了。

 

過沒有多久,又有一個蔡英妹聽到我們講中文,又靠過來了,這位蔡英妹還有跟先生在一起,他們都接近八十歲了!情況是過去住在美國的孩子曾代他們申請綠卡,但因為沒有住滿期限,綠卡被撤銷,現在改以一般觀光簽入境,又不知為何被送到這裡。

 

兩位蔡英妹都相當緊張,不斷問我會不會被送到警察局,但同時四隻眼睛又在看移民官有沒有照被送進來的案件順序處理。偏偏那一天被送進來的人很多,移民官又少,而且,美國人辦事又慢,再加上主要在辦那位移民官,似乎不太會處理台灣護照,所以每每跳過我們三人的護照....蔡英妹們就會一邊害怕,一邊埋怨,一邊又催我去說不公平之類的。當然我是不能這樣做....除非我們真的要進警察局。只要移民官一嘻嘻哈哈聊天,蔡英妹們就會碎念一番。

 

被關到兩小時那麼久以後,年長的蔡英妹體力不支,到了要服用高血壓藥的時候了,老先生也著急起來。我趕緊去移民官前面請求特殊處理,於是年長的蔡英妹很快就出去了。另一個蔡英妹也急了,要我跟移民官說她糖尿病,再不吃東西要昏倒了,所以我又去講了一下,但也剛好就輪到我們,所以我跟這位蔡英妹才出去了,原先我是比較快被處理完,但是還是陪蔡英妹辦完才走。雖然我相信移民官不會刁難她,但是這種害怕的心情,我也非常理解。

 

讓父母到美國來真是一種折磨啊。在這華人不多的華盛頓海關,一下子就撿到兩個蔡英妹,不知道還有多少台灣蔡英妹,此刻正在美國的入境處,焦急地等待著.....

 

但是我為了讓父母九月來美國在機場拿的入境表格,卻也用不到了。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