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收到馬理蘭的帳單,忍不住想要吼叫一下。

 

學校竟然取消了我春季的學費減免,重新用外州學生計費,給了我一張新的帳單,只因為我提早三週結束工作返回台灣....拜託,主任可是要求我把這三週的工作通通完成才讓我走的啊....而且我還有兩週的假期根本沒有用,我還想要叫她付我這三週的薪水,沒想到我整個春季的學費都要重新依外州學生的標準繳納,對於頓失收入的我,還真是他奶奶的雪上加霜。

 

雖然說也不是到付不起的地步,可是為了不想付學費而撐到七老八十才出國唸書,叫我付這一筆學費還真是不爽。想想後來把全家都拖下水養小孩的費用,弄一弄也跟年幼就出國也花差不多的錢了,真是整個人算不如天算。

 

簡直好像考驗我到底要不要拿這個博士似的....還是命運要叫我不要再苦苦算計,該消災用的錢,就花下去,隨風而逝吧....媽咪啦,算來算去都是一整個空啊。

 

剛剛打電話給之前上班所在的經理,她也嚇一跳,根本不知道我的學費減免會被取消,她說要幫我問問看,雖然我不很樂觀,但是現在還是稍微冷靜一下好了。

 

威威威,有沒有人有工作機會啊?

 

說起來現在腦袋裡都是「算」跟「整個」這種字眼:

「算」 - 這些年實在是苦苦攢節開支,彷彿隨身帶著計算機似的

「整個」 - 此刻實在是滿腦子空空蕩蕩,不知所歸,有種想要全部重新砍掉練過的心情哪。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