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幫小宥費心選了一間幼稚園,很多事情還是會不由自主地跟美國的幼稚園比較,弄不清楚是文化差異還是其他的東西。曉總是覺得老師不夠熱絡,我也有這種感覺。我們在美國時,即使是初步地參觀幼稚園,園方也會非常詳細地詢問小朋友的狀況,包括喜歡跟不喜歡的食物、如廁訓練的狀況、溝通的習慣、語言的運用....等等。在台灣參觀過一堆幼稚園,最誇張的是某間美式幼稚園,完全就像評鑑會議,拿出幾本厚厚的講義夾,拼命介紹幼稚園的豐功偉業,另外一間另一種形式的誇張的是強調心靈成長的幼稚園,連媽媽在懷孕期間的飲食啦情緒啦之類的都要填寫,可是在參觀幼稚園的時候,都還是沒有感覺到他們對孩子有多一些瞭解的興趣。

 

選了這間小小的幼稚園,非常審慎地參加了第一次家長座談會,結果卻是老師們輪流上台簡報課程內容之類的,我心想那應該參觀幼稚園時就已經說明了吧,聽了接近一兩小時的簡報,對於老師的教育哲學或者問題處理,還是沒有進一步瞭解,簡報完立即解散,沒有問問看家長有沒有問題,也沒有詢問孩子的狀況。對我而言,老師真正進行怎樣的課程沒有比老師怎樣與孩子互動來得重要,這到底可能還是職業病的關係?我很在意老師是否能夠對孩子真誠而尊重,但是座談會完全看不出來啊。

 

第一天小宥上學,打了通電話給老師,結果老師就犯了我的大忌。老師說,小宥中午睡覺吵著要找爸媽,她就跟小宥說她如果睡覺老師就會去接爸媽來。講完電話以後,坦白說心裡不是很舒服,我心想這擺明了就是呼愣她。就算要多花一些力氣,但是我對小宥儘量不用「騙小孩」的態度,凡事總是要以她能聽懂的方式慢慢解釋給她聽。

 

對我來說,真誠跟尊重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知道我對教育孩子有很多別人不瞭解的堅持,童話跟童謠也都經過篩選,像「當兵笑哈哈」這種騙鬼的歌從來不教,像灰姑娘跟白雪公主這種童話也從來不講。但是我也知道孩子不可能永遠都在我的全盤掌握下成長,她終究要面對世界上種種刺激,我能否相信並且允許她有自己的判斷跟決定?幼稚園老師也好,小宥的其他疼愛她的長輩也好,我能否不將自己的喜惡強加在她身上,讓她自在地去與人互動?

 

她跟我始終是不一樣的兩個人。

 

上學至今兩天了,小宥每天雖然睡眼惺忪地去上學,但是回來家裡,她說她喜歡去學校,說小朋友不會欺負她(她很不能忍受美國幼稚園小朋友對她的熱烈擁抱)。

 

聽起來還好,就再觀察看看吧。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