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弟弟寶寶小勛出生兩個月了。

 

打字的此刻,他正在我的後面默默地吃奶嘴睡覺。相較於天秤座的姊姊,小勛是容易理解的孩子,總是吃奶著睡覺著笑著說話著,笑不出來時,奶嘴一塞就甜甜睡了。如果不符合以上原則,多半是該換尿布了,半夜哭醒時多半是脹氣,搖幾下以後放在肚子上趴著睡,一兩小時以後就可以再擺回他自己的睡覺小角落了。

 

長相像我,卻沒什麼脾氣的孩子。

 

小宥或小勛都一樣,我經常在看著他們時,心裡默默地感謝他們選擇了我成為他們此生的母親。

 

過去十年來,我很愛翻閱柴門文的漫畫「35歲」,書中是這樣說的,35歲是人生的最後一個機會不論婚姻或事業....我總是慶幸我還離35歲遠,而就在養兒育女的歲月中,發現我竟然已經接近35歲,不由得大驚。

 

只是,經歷過許多了的此刻,漸漸發現,不論是在美國當精進博士生、居家相夫教子、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夢想改造社會、在名校任教,或者在藝術電影和舞台劇裡浮游....若拋卻世俗價值來看,每一種生活方式都有自身的充實與空虛,所面臨的智性的挑戰以及性情的鍛鍊其實沒有太大差別。

 

念大學時我曾經每天都為當天晚上要選擇看哪部電影哪部舞台劇聽哪個演講參加哪個社團活動而焦慮不已,要將生命過到最充盈,最痛恨失去自由,而且讀書賺錢玩社團談戀愛樣樣都要。可現在,時間切割得瑣瑣碎碎,自美返台至今鎮日都窩在家裡,經濟上也很緊縮。然而,經歷過祖母往生跟小宥的成長,卻讓此刻的我很清楚認知,在未來的生命裡,我將會在心裡反覆溫習和父親為伴的時光,以及與小勛形影不離的兩人世界。

 

所以就甘願了。

 

所以不僅懂了,還接受了紀伯崙的「論自由」:

我曾看到你們中最自由者披枷戴銬般穿戴著自己的自由。我的心在胸中滴血;因為只有當你們感到尋求自由的願望也是一種束縛,只有當你們不再稱自由是目標是成就時,你們才是自由的。當你們的白晝並非無憂無慮,你們的夜晚並非沒有希望和悲傷,你們是自由的,不過,當這些事物羈絆你們的生命,而你們超脫它們,赤裸而無拘無束,你們更是自由的。你們在自己知識的黎明鎖住了你們的正午,若不砸碎這鎖鍊,你們如何能超越自己的晝夜?實際上,你們所謂的自由正是最堅固的鎖鍊,雖然它的鍊環在陽光下閃耀,迷惑了你們的眼睛。你們想要丟棄以換取自由的,難道不正是你們自身的一部分?」

  

只有在某些時刻,比如在路邊看到身心障礙者在賣口香糖,或者想起大學時和同學寫的那篇洋洋灑灑的「論知識份子」,心裡還是會微微的震動。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