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宥試讀新幼稚園已經兩天了。

從標榜開放教育的別墅型幼稚園,轉到附近的小班貴族全美語幼稚園(只有十五人,有三位全職老師),乍看像是極大的轉變,但老實說,我們考量的其實只是師生比、環境衛生、戶外空間而已...啊,還有,連鎖的幼稚園還是拒絕往來戶,總覺得小宥進去會被壓縮成罐頭一樣的小孩...

這兩間幼稚園倒有個共同點,就是創辦人都是為了要為自己的孩子創造一個理想的學前教育空間,所以兩個幼稚園師生比都很不錯,空間也都佈置得很不賴,前一間是由原木及石頭打造的具有日式風情的兩層樓別墅,新幼稚園則是雖然不大,但是就在公園邊,室內簡直就像是Ikea的樣品屋。

第一天上學的第一秒開始,老師就不停地絮絮叨叨小宥「不能這樣」「不能那樣」「要這樣」「要那樣」的:不能坐在地上、跟爸媽說再見時要看著爸媽的臉(老師說這句話時殺氣騰騰只差沒有把小宥的頭硬轉過來)、喝水不能太大口....囉唆到不行啊。

下午起風了,我到學校去送外套,又看見小朋友們到公園活動,只見小朋友行進時一人一邊拉著繩子,好不規矩,到遊戲場後全班一字排開喝水,然後由外籍老師統一帶體操拉筋,比較像是軍隊行軍呢!

妙妙妙。

傍晚去接小宥回家,小宥蹦蹦跳跳地跑出來,我們母女就在返家路上聊了起來。

母:「小宥,學校好不好玩啊?」

女:「不好玩,都沒有跳舞,我不喜歡做體操。」

母:「老師講英文有沒有用中文再講一次?」

女:「沒有,我都聽不懂,所以我就好想睡覺。」

母:「那老師怎麼說?」

女:「她一直拉我,不讓我睡覺!」

想到小宥坐在小板凳上無聊到打瞌睡的樣子,實在太爆笑了。她才三歲,又不是在考聯考,老師也太認真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老師就告訴小宥爸爸,小宥上課睡覺,中午午休卻在唱歌。我聽到又是笑到一個不行,那老師嚴肅到連媽媽都不敢造次咧,真想看看老師當時的表情!

這一天放學後,我們又聊了起來:

母:「小宥,今天在學校做什麼?

女:「我不知道。」(一臉愁容)

母:「午餐好吃嗎?」

女:「有香菇耶,我就把香菇通通挑出來!老師就通通丟回去,我就啊啊叫,老師就叫我吃吃吃!」

母:「妳怎樣啊啊叫?啊給我看!」

女:「啊啊啊啊啊啊,像baby一樣大叫!」

母:「那老師怎麼說?」

女:「她還是叫我吃吃吃!」

母:「那妳吃了嗎?」

女(低頭憂傷貌):「我吃了啊,因為我就沒辦法了。」

「我沒辦法了」也是小宥的口頭禪之一,每次聽到我都覺得好好笑啊,好像她真的很煩惱,真的很無奈。

雖然我們從她與老師的強烈對比中獲得奇怪的樂趣,不過過度的約束長期下來對小宥的影響還是會慢慢出來的,我們一點都不擔心她的適應力(在美國英文一句都不會說還是硬生生上了兩個月幼稚園,英文沒學會幾句,上學說Hi放學說Bye倒是比任何人都熱情洋溢),但是她的古靈精怪與開朗大方一向是我們珍愛的特質(當然還有她的細膩溫柔),我也希望她能在童年停留久一點(這是媽媽在補償自己失落的童年)。所以縱使這間幼稚園的環境我很愛,又離家超近,但明天大概還是得捲鋪蓋回家吧,我想。

老師今天還跟我說:「她今天比較有規矩了。」

挖哩勒。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