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兩天讀了陳燁的半臉女兒跟胡淑雯的哀艷是童年,啞了。

 

五妃廟、建興國中、莉莉冰果店、永和國中、建國高中,以及不被期待的出生。不論是向外投入社會運動或者向內汲汲探求都無法不讓妳如同那些我其他心愛的人兒一樣走向那甜美的黑暗嗎?

 

That's not very encouraging.

 

所以我-

 

每天尋思著醣類蛋白質纖維質高血壓胃食道逆流幼兒營養,框架在一百到兩百的晚餐預算裡生活,賢慧這種辭披掛在身上是一條安全的魔法毛毯。

 

小宥喜歡繞著我一圈一圈地走。她說,當我這樣做的時候就表示,我很喜歡妳。

 

她說,媽媽,我最喜歡妳了。想了想,她想了想怎樣加強語氣,用她四歲的腦袋瓜。她說,我喜歡妳,不論妳做甚麼樣的壞事。

 

她是認真的,我有時候弄哭她,我生氣時剪掉她最心愛的那張baby boss卡,她還是說,沒關係,我還有其他的,擦掉淚水,決不食言。

 

比起失去自由這種小事,被這樣深切地愛及注視著才是最甜與最苦。

 

可可含量75%的巧克力,恰到好處。

 

我閉上眼睛。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