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屬於靈魂,屬於詩,屬於超越的世界。

就在今夜,我要忘記論文,傾聽詩人的私語。

辛波斯卡說:

「我是一顆鎮定劑 把你的深淵交給我 我將用柔軟的睡眠標明他 你將會感激 能夠四足落地

把你的靈魂賣給我 沒有其他買主會出現 沒有其他的惡魔存在

妳還只是一位年輕的男/女 子 你真的該設法平靜下來 誰說 一定要勇敢地面對人生?」(這一句使我笑了)

林婉瑜說:

「神奇的藥丸 精神的明樊 我是睡了 視而不見苦楚 在安穩的夢域裡大哭大叫 柏拉圖向我走來 帶我從洞穴離開」

 

我一向不使用任何精神科藥物,就算繩索掛上脖子,也要清醒地體會那種 血流衝上腦門的巨流

(噓,不要告訴別人,保險公司會增加我的保費。)

對於眼力不好的人而言,睡不著又怎樣呢?

幻覺 想像 夢境 ,都是一樣色彩鮮妍,氣味芬芳,用舌尖即可品嚐。

黑夜就已經是一種救贖,深不見底裡,我覺得我跟眾生一樣平等。

 

噢,我該睡了。

我打開電腦,為論文加上一句話:

「精神科藥理學的進步,亦為提升精神障礙者接受高等教育之重要原因」

我真的該睡了。

晚安。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