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億四千五百萬年前溫暖的淺海砂底,出現一群不知是動物或植物的多細胞生物。身體柔軟、形狀多樣有圓盤、葉狀、分節等。彼此間互不侵犯,呈現祥和的景象。」(埃迪卡拉海洋花園,海洋生物博物館)

 

海島上的風雨正狂、地震頻仍時,我們依然遠赴國境之南的約會,如期參加了海洋生物博物館的夜宿活動。由於天氣的關係,原戶外活動取消,我們乃得以好好地聆聽海洋與生物的歷史。

 

親愛的死者們,你們是否已經回到海洋深處,古代的寧靜的埃迪卡拉海洋花園了呢?

 

陳明才、顧城、陳燁、Sylvia Plath....

 

據說,人類身上仍然存在宇宙與星群最初形成時的某些物質,是否因為如此,我才經常夢見自己漂浮在繁星之間?

 

泅游在如母親子宮般的海洋中的人類,是否會突然生出鱗片與鰓蹼?這是一種進化,還是一種退化?

 

我說,太陽終究會將地球吞噬,小宥說,那我們該怎麼辦?

 

那將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那時候小宥跟媽媽都已經不在這裡了。

 

在那樣大型的毀滅之前,還有很多小型的毀滅,正如在死亡之前,人間已經存在許多地獄的可能,比死亡的瞬間恐怖得多,持久得多。

 

孩子們在海生館柔軟的被舖裡興奮莫名,滾來翻去,被包圍在如夢似幻的魚群的藍中。小勛大聲地說:「鯊魚你在幹什麼?鯊魚你在游泳喔?」

 

類似這樣的,或者小宥在陽光下奔跑揮動的小髮尾,總像是一場悲劇的片頭,未來將令人屏氣凝神地傷感的畫面。

 

經驗著美好與悲傷並存著的每一刻,歷劫的石頭終究還是石頭。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