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宥快要五歲,小勛快要兩歲,很能玩在一起,但長幼之序已經逐漸發生影響力。

 

父親過世前,住在美國高級住宅區,年薪二十萬美金的三叔,寫了一封很長的英文信給父親(收件人卻是我們姊妹和其他叔叔姑姑),善意地「提醒」已經口不能言手不能寫的父親,不要忘記祖母過世前,曾答應要「照顧弟妹」。當時我感慨萬千,寫下這篇文章「你們可以不相愛」。

 

老大永遠都是老大嗎?弟妹永遠都是弟妹嗎?很多受苦及互相折磨的經驗,都是來自於此。父親作為無父之家的長子,兄代父職,以致於我們姊妹反而如庶出子女,被姑姑叔叔毒打羞辱,打耳光,抽鞭子,樣樣都來,父親不曾說過一句話。

 

父親到過世前仍然操心叔叔與姑姑的經濟狀況,而他們也仍然有所期待,雖然他們都已經置產,孩子也長大成人。可見出生序對人的性格著實可以有很大的影響。一個人的成年之後的性格以及心理困擾,還是很能從出生序來進行探討,著名的心理學家阿德勒非常強調這一點。如果觀察幼年子女的互動,更容易看出頭緒來。相差三歲,在成年後也許感覺差異不大,但在關鍵的成長期,卻是很大的差距,足以影響個人一生的發展。

 

大的可以輕易推倒都還坐不穩的弟妹,小的也很快就會學到用哭聲來抗議兄姐所擁有的身體及資源上的特權。小宥很羨慕小勛可以在爸爸媽媽懷裡鑽來鑽去抱在懷裡,小勛則對於小宥可以吃糖果、串珠珠感到不平,急著要學習。按照一般的發展,小宥會被期待可以表現出更多姊姊的正面行為,如成熟、負責、助人、體貼、獨立,但也會埋藏下得理不饒人、自以為是、愛指使他人、壓抑、專制、無法依賴他人等種子,小勛則可能會繼續活潑、討喜,但養成不適切地依賴、無力感、幼稚、白目等老么常見的行為。

 

目前為止,對於這種出生序的影響,我採取相當有意識地介入:當小宥嘲笑弟弟不會這個不會那個時,我會放她小時候的影片給她看(感謝二阿姨拍了許多影片),提醒她她也曾經不會講話、流口水、吃嘴嘴,也常常對她說她跟小勛一樣小的時候她有多可愛之類的事情。當小勛對於姊姊能做的事情感到羨慕時,我會適當地在監督下讓他嘗試(如珠珠等危險物品),但是不斷地告訴他,小勛長大就會了,再長大一點就可以了,或者會給小勛一些替代性的類似活動,比如姐姐在蓋指印畫,也給小勛玩水性蠟筆。

 

當然,我還是會期待小宥可以幫忙照顧小勛,甚至收拾灑了一地的玩具,但我不會當作這是天經地義的,而是會明確地表示感激以及獎賞,此外一定會告訴小宥:「小勛長大以後,也會幫忙妳,照顧妳。」

 

雖然還是小孩子,也還是會有些爭執,但是她們已經會互相想著對方,小宥前陣子去喝喜酒,拿糖果一定拿四個(全家一人一個),好不容易拿到的爆米花也只吃兩個就收起來,說剩下要留給弟弟跟爸爸吃。小勛雖小,但如果給他什麼好吃的,也一定會幫姊姊多拿一份(偶爾還是會自己在拿給姊姊的路上就偷吃掉)。晚上我忙著煮飯時,小宥總會發明一些小勛也可以參與的遊戲,就像這一天,她給小勛和自己戴上小皇冠,背上書包假裝要一起去上學。

 

向田邦子說,生長在一個家庭的孩子,就像一個豌豆莢裡的豆子,各自會有各自不同的想法(見「宛如阿修羅」)。他們長大以後會怎麼樣呢?會長成怎樣的孩子?除了繼承爸媽的黑臉跟粗腿,目前其他都充滿不確定。他們還是可以不相愛,但我希望他們能夠自在地依賴他人及承受被依賴,能夠等待他人學習也容忍自己的不完美,能夠分享及布施,就算不是對彼此也無所謂。

 

他們還是可以不相愛,在一起開心玩耍的時刻、童年的寧靜、溫柔,與自在的心境,一直停留在他們的心中,很久,很久。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