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一直都不太贊成小孩讀雙語幼稚園。沒有比雙語幼稚園這件事情更讓我感覺到在自己的土地上被異化了,外師薪資比中師高,而且多半都標榜外語教學,而相對缺乏核心的價值觀。

 

只是,因為要從兩個不同的幼稚園接兩個孩子實在太困難了,在一個禮拜精疲力竭的嘗試後,我只得把標準降到最低,僅僅考慮環境整潔,就把小勛送到離家最近的連鎖雙語幼稚園。

 

小勛試讀其他幼稚園的時候,常常不肯回家,上學時也不哭不鬧,能吃能睡,老師們都很稱讚他的適應力。我親眼看見中午午休時,其他孩子都還在吵鬧,我們家小少爺抱著他的「過渡性客體」(枕頭)爬到自己床位,咕咚倒頭就睡。

 

所以我對他的適應力,原來很有信心的。然而在這間連鎖幼稚園,進學校時卻接連哭了幾週。最後,不要說送進學校了,連起床都不肯,一起床第一句話就是「我不要上學」。

 

很典型的拒學症。

 

有一天,小勛說老師打他。

 

我絕對相信自己孩子說的話,就算老師不是有意,甚至就算老師沒有動手,小勛這麼說一定有他的理由。

 

我請了一小時假觀察該校學生進出校門的狀況,發現老師們對於孩子們的狀況,幾乎是麻木的,孩子之間推擠、欺凌,到了我不得我出面介入,跟老師反應,卻只得到面無表情的結果。同樣的事情一再發生,尤其被欺負的對象是一個特殊兒童,叫我這個復健諮商之人無可容忍。

 

有一夜我反覆思量,心疼不已。第二天當機立斷,七點就到小宥舊的幼稚園去說明,當天就把小勛換學校,小勛一進到這間他寶寶時期常來的學校,自顧自地爬進小宥心愛的小林老師懷裡,笑容燦爛,直接跟我說掰掰,那時候我心裡真的覺得終於做對了。

 

原先想,舊學校註冊費就浪費掉了,也沒有想要指責,年輕老師總是缺乏經驗,只是很擔心他們學校的那個特殊孩子,沒有提到自己的背景,只有簡單說我是念心理諮商的。我甚至還安慰了那個老師一下,因為她好像快要哭了。

 

也完全沒有提到費用的事情。後來,學校很阿莎力地把剩餘的註冊費退給我,還蠻意外的,但是也再一次見證小勛是個省錢勛,他一生中很多次媽媽很願意替他花大錢,後來都沒有成功。原先想,小宥去美國機會多得多,讓小勛讀讀雙語也好,尤其這間學校的英語老師倒是很親切,會幫忙照顧小孩,也很會逗小孩,但終究能快樂上學才是媽媽的第一考量。

 

雖然現在為了小勛要上這個幼稚園每天要早起些,下班也變得很緊張,小宥姐姐也辛苦了,要走好遠去接弟弟,但是看到他每天進校門時,自己從嬰兒車上跑進學校,沒有回頭看我一眼,還是覺得辛苦一點是值得的。

 

說到沒有看我一眼這件事情,不久以前還一直吵說要跟媽媽住在一起到一百歲的小宥,現在常常吵著要自己一個人上街,媽媽只能擔心地遠遠跟著,孩子想要獨立這件事情來得比我想像得快啊!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二阿姨
  • 不用安慰那個老師,她哭是因為怕你去檢舉害她沒工作。如果小勛再回去念,明天她會揍小勛揍得更厲害。
  • 年輕老師嘛,算了。

    emars 於 2013/01/14 13:48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