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在另外無數個平行宇宙的自己:

妳們好嗎?我很好,很想妳們。

妳們在做些什麼呢?

妳不顧一切留在巴黎,如貓科動物匍匐在一個不確定的靈魂的世界嗎?

妳在美國,仍然被認為是一個安靜、堅忍、傳統、沒有自我的亞洲女性嗎?

妳在哪裡?在都藍海邊、激流島上,或者在倫敦的某間公寓的暖爐旁,想要把頭伸進烤箱?

妳在另外一間國中的教室,揮汗如雨,經過好幾年的奮鬥,終於考上國中教師,從來沒有想過離開國中的教職?

妳還在那個菁英高中的辦公室,在百年老樓裡,發配/接受工作,靈肉分離?

 

妳在哪裡?妳好嗎?

 

我很好,我在習慣這邊的世界。

我試圖理解,命運牽引我來去的目的。

梳理著時間皺紋拉扯出來的混亂紋路,

一分一吋。

我在這裡還有事情沒有完成。

我曾在山林裡吸吮這片土地的鮮血,

左心處燒灼出一個空洞,

每當我看見一些事情時發熱而且疼痛,

不知所措。

如果這是我的使命,

我相信我會有足夠的勇氣。

 

親愛的妳們,

這裡很熱,路很難走,時喜時悲,

有時候我在和一些人說完話後情緒激動,

許多事情我還沒弄清楚。

 

鮮花和泥土被詫異與悲傷撥落時,

等待妳們歸來,

我很想聽妳們的故事。

 

From Emars,國中教師滿一年。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