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十年的生活,實在都太出塵了,以致於現在的生活又顯得好庶民。

 

這陣子一直在煩惱一些事情,正是我有好一陣子夢寐以求的煩惱,比如說,因為錯過一場好表演而懊惱不已(而前十年好長一段時間我沒有機會看任何一場表演),或者因為辦公室裡的人事紛擾而擔憂(我明明記得我發誓如果我再有一間大辦公室我一定會好好享受、觀察這些奇怪的事情,但是真的遇到還是很難屹立不搖),還有,黑洞一樣的學生,有吸星大法的功力,把我活生生有種被吸成乾屍一樣的感覺(我吸我吸我吸吸吸)。

 

這麼苦,這麼苦的餓鬼道的孩子啊。

 

發誓要好好享受的我,考上的時候覺得這就是我的命運的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此刻就是要與這些孩子相遇的我,偶爾還是會感到飢寒交迫,也需要好好餵養自己。

 

就是這樣,最近非常地No Juice,暑假都快要結束了,有種失眠的人數著秒針,心想完蛋了我還沒有睡著,怎麼應付接下來的一整天的感覺。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