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宥感冒好久了,一直都要好不好的,整天流鼻涕咳嗽,可憐還不會擤鼻涕,所以半夜往往鼻塞到不行。

今天下午我終於瞭解我有多疼愛小宥,看她鼻涕塞的滿鼻子卻擤不出來,實在可憐,於是我心一橫,當場就用嘴巴幫小宥吸出來,還真黏、還真鹹,呼啊。

人母的最後犧牲。

不過,藥房其實有賣幫小貝比吸鼻涕的水滴型吸鼻器,只是我每次都忘記要買。

所以其實一切都要怪我太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ars 的頭像
emars

Emars漂流記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