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這幾年,只有帶小宥回台灣那一年有在台灣過年的機會。只是還是沒有陪爸爸媽媽一起過年。

 

其實婚後每一年過年對我來說都是一種煎熬,所以不在台灣也好。每每跟王說,就各自在各自家過年不是很好嗎?雖說平常也都待在台北,但是只有過年時全家才能夠真的不用上班好好地在家裡鬼混著聊天,享受媽媽忙裡忙外的暖和感。

 

好險新婚沒多久我就出國了,不用年年為此事煩惱。

 

有時想想,生女兒真是很心酸的事情,當女兒也是很心酸的事情。現在姊姊們也一一出嫁了,可以想見家裡未來過年更加沒人了。家裡沒人,媽煮年菜的勁也沒有了,今年唯一留在家裡的三姐傷透了腦筋,最後說要帶爸媽去泡溫泉、在溫泉飯店吃飯,也真是難為她一個人要張羅這些了。

 

兩天前在家裡看日本電影橫山家之味時,看到日本媽媽在廚房裡忙裡忙外,氣味濃郁的廚房,使我想家了,只要有媽媽在的地方永遠都不會挨餓,這幾天大風雪來,我每天都看著冰箱發愁,這時候還是喜歡囤東囤西的媽媽在比較好。自從我跟二姐出國讀書後,好多年沒有全家人一起圍桌吃飯了,想到這裡我竟然大哭了起來。

 

好想回家跟爸媽一起過年啊!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