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003.JPG 

小宥是個超級愛笑,有點無厘頭的小人,儘管日子跟我們過得顛沛輾轉,她還是笑得這樣多,又多話。

 

多話到什麼地步呢?每天不嘰嘰咕咕地講話講到我們背對她裝睡,她就不會停。

 

沒話找話講到什麼地步呢?那一天她爸爸氣急敗壞地跟我說,小宥洗澡時囉唆個沒完,末了竟然說:「爸爸衣服好像在說話耶,它說它濕掉了啦...」(媽媽OS:這是幻聽吧?)

 

話多但是也很精準 - 有一次,小宥髮夾戴出門,就沒有戴回家,問她髮夾去哪兒了,小宥神秘兮兮地搖著手說:「髮夾?它好像去流浪了...」

 

我媽媽經常這樣唸著:「妳這種人怎麼會養出這兩個小孩子?」

 

她意指的大抵是我的暴躁,我的憂鬱,我的憤世嫉俗。

 

因為我表裡不一,因為他們才是我的真心。

 

小勛跟姊姊一樣愛笑愛說話,他經常專注地看著我,看著看著就笑了,彷彿等了幾個世紀才來到我身邊。

 

好吧麥兜我承認我就是那種養小孩就像中了蠱一樣的媽媽。

小勛大笑.jpg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