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小宥開始試讀她幼幼班生涯的第四個幼稚園。這樣轉來轉去當然非我們父母所願,可是她小姐好像不很在乎。

 

即使是之前試讀的那間連媽媽都覺得壓迫感很重的菁英幼稚園,她也沒有抗拒去過學校,甚至現在還偶爾拿那間學校來開玩笑。在那裡老師把她挑出來一向不吃的香菇丟回去碗裡,叫她「吃吃吃」,她就勉強吃了。而最近我叫她喝牛奶,她也不愛喝,我沒勉強她,她卻反倒說:「媽媽妳幹嘛不叫我『喝喝喝』?那樣我就會喝了,哈哈哈....」

 

天性比較嚴肅的媽媽一整個無言 - 小宥實在是一個樂觀開朗的小孩,她的口頭禪是「我好高興」和「沒關係」,跟動不動就憤世嫉俗的媽媽和表面上什麼都無所謂其實卻有很多堅持的爸爸一點都不像。

 

回到正題吧。這第四間幼稚園是一家網路上搜尋不太到的老字號幼稚園,跟我們原先的期待大不相同,既沒有寬闊的戶外空間,廁所也沒有門,園長跟老師沒有顯赫的學歷背景,不標榜什麼理念也沒有外國老師,雖有一點英文課但看來是哩哩拉拉的沒有很重視,離公園雖然不算遠,但卻也沒標榜常常帶孩子去公園走跳。

 

看見這間幼稚園完全是意外,只是因為離娘家很近,然後很久以前曾順道進去逛逛,那些表象的條件再加上不低的收費,使我全然不加考慮。直到小宥在原幼稚園出事後,我們決定讓她轉回住家附近的幼稚園,我才又想起這間幼稚園。

 

這一次我很慎重地選在家長接送時間在幼稚園的門口堵人,遇到了一位很親切的父親,他很熱烈地跟我推薦這間幼稚園,說詞令我心動:孩子玩得很開心,老師很疼他們,沒有一些有的沒有的表演活動,小孩讀兩年了,他覺得很棒....這位家長還神秘兮兮地對我說,一定要選某某班,跟他兒子同班,老師跟學生關係最好。

 

網路上查到一位媽媽的部落格,不經意地寫到,搬家後,孩子離開這間幼稚園,看到幼稚園聯絡本就哭,太想念老師。  

 

於是我再一次進了這間幼稚園,老師們人是很不錯的樣子,但是那位幼稚園門口家長推薦的這個班是全幼稚園最大的班,人數多達二十幾人,只有兩位老師,還是讓我有點疑慮。傍晚時我又帶小宥過來,趁機觀察一下老師與學生的互動,是放學時分了,學生們自在地在教室的各角落裡專心地玩玩具或做勞作,老師正在教室一角跟學生玩大富翁之類的桌戲,看見我們來,老師便起身招呼,雖然中間不斷有孩子跑來說:「老師輪到妳了!」,而老師只是安撫一下說在招待客人,學生就笑著跑走,與學生之間的關係看來既親密又不失分際。偶爾看見小朋友在捉弄別人,老師也是眼觀八方地注意到了,用的不是教訓的方式,而是笑嘻嘻地說:「不好意思,請讓他好好吃飯喔。」

 

這位老師大概也才三十多歲,但是簡歷看來已經在這間托兒所工作十多年了,另外一位老師也是。雖然老師自己的孩子也在這間幼稚園就讀,但卻刻意安排在另外一班。老師這部份算是過關了。

 

讓我真正下定決心要讓小宥來試讀的原因,卻是根本沒有見到人的園長。博士班的職業病就是整天愛查這查那的。園長的名字最常出現的是在一些募款的徵信名單和一些學習的活動上,年紀雖大卻熱心公益又有學習精神,這些可都沒有在園方的網頁或宣傳裡。我更詳細地看了幼稚園的園長通訊之類的文件,看見其中一段深受感動。園長特別對家長說明了聖誕晚會時有遊民進來的狀況:

「在用餐時有些外面遊民進來取食,有的拿了盒子不斷加菜外觀實在不雅。有家長發現了來告訴我,我請老師們注意一下,但有時看到孤弱老人巍顫顫的問我們碗在哪裏,心中也實在不忍,好在大家準備的食物很豐盛,也就不計較這些。過節嘛,大家快樂就好!」

 

我相信這樣的態度會在她辦教育的過程裡傳遞給老師跟學生。

 

慶生會也不會要求家長帶糖果什麼的,學校會一併準備蛋糕,並且依照蒙特梭利的傳統儀式,讓孩子繞行地球儀與象徵太陽的蠟燭行走。正好我在「跟著節氣去旅行」一書中看見作者寫女兒幼稚園的這個儀式,非常喜歡。想起小宥在之前那間幼稚園因為沒有準備糖果慶生差點跳過她的事情(後來我挺著將臨盆的大肚子飛奔去買糖果又送到學校,他們才又為小宥補唱生日快樂歌!),更覺得教育的品質其實是落實在這些點點滴滴的細節中。

 

小宥試讀的這幾天,老師每天都幫小宥綁不同的髮型,便當盒也都收得乾乾淨淨的回來(之前的幼稚園雖然是兩位老師對六位學生而已,但小宥的提袋卻總是髒兮兮的,我寫過好幾次聯絡簿都沒有改善),而小宥也一直嚷嚷說她好高興,學校好好玩。

 

還有一件事情說起來我也覺得小宥跟這間學校有奇妙的緣分。兩週前我們帶小宥去動物園玩,我們當然是挑那些熱門的企鵝老虎去看,但小宥一直吵著要看蜥蜴,礙於時間我們始終沒有達成這個任務,連回家後小宥都還吵著下週還要去動物園看蜥蜴。以前她從來沒有說過她喜歡蜥蜴。結果試讀這一週,自然科學課竟正好上到蜥蜴,老師還帶了三隻活生生的蜥蜴來到教室,給小宥拍了好多抱著大蜥蜴的照片。未來的這堂課還會教到外來生物怎樣改變自然生態,不是只有帶動物來秀一秀而已。

 

「就是同學太多了,我不喜歡。」這是小宥唯一的抱怨,倒是一針見血。

 

之前我在為小宥挑幼稚園時,刻意挑選那些園長是為自己孩子的教育而創辦的新秀幼稚園,總相信父母的心可以創造出最好的環境,這些幼稚園也真的都環境優美老師年輕有為,但這些學校就像實習老師,固然有活力又誠懇,學生也可能很愛他們,就連我要為小宥換幼稚園,都覺得心情失落了好一陣子,但是一旦發生衝突或者危機,有經驗的老師還是很重要。以前我當實習老師的時候學生也是很愛我,但是隨著年齡漸長,我總是會回顧,想起那些我年輕時處理得不盡完美的事情。

 

我想就讓小宥落腳在這裡,但她小姐換幼稚園好像換上癮了,只要在路上看見幼稚園,就會吵著要去讀讀看,每個老師都讚嘆她的在陌生環境吃喝拉撒安然自在的本領,就算媽媽到新幼稚園探視,也從不吵著要跟媽媽回家,對於剛認識的老師她也是又摟又抱狀甚親熱,她一點也不知道媽媽為她挑選幼稚園查的資料都快要可以寫一本永和地區幼稚園評鑑了!

 

她當然更不知道,她在幼稚園被同學欺負,讓媽媽憤怒又憂鬱,失眠了好多天呢。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