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寶寶的是乳房。

一上飛機,為了慶祝我快要脫離乳牛的人生,便點了一杯啤酒,咕嚕咕嚕飲下。然而,乳房不知道自己已經失業,還兀自勤奮地製造乳汁。每隔一兩小時就到廁所去擠,不管廁所外人龍的白眼,可是兩顆鉛球還是硬梆梆的。我用小杯子承裝以免亂噴,第一次擠了約50CC,該要倒掉,可是著實心疼。

宥子剛出生時,奶量極少,吸不出奶,乳頭被吸得皸裂長水泡,衣服穿不住,我只得整天坦胸。家裡無風,但接觸到空氣還是痛,傷口彷彿永遠好不了,但卻不能停止,只因一開始若是沒有常常讓寶寶吸奶,乳汁就不會分泌。

如此辛苦才建立乳房與寶寶的和諧關係,就要結束了,想到這一點,我不禁感傷起來,於是第一次,我把自己的奶一飲而盡,味道淡淡的,有點像稀釋的豆漿,不過,喝自己的奶還是很怪,所以後來我就都倒進馬桶了。

事實是,一旦乳牛的命運開啟,就必須要跟寶寶或者吸奶器常相左右了:每隔幾小時會漲奶,一旦漲奶就必須將奶引出,否則乳汁就會成為起司條時,堵塞住出乳孔,乳房就會長滿很痛的硬塊,若硬塊不能排除,就會發炎然後發燒,最糟糕的狀態下時需要開刀把乳汁跟膿引出。

手擠的效果不彰,在巴爾地摩下飛機時,我還是覺得自己快要爆裂了,痛苦的除了號稱比生產還痛的漲奶,還有對這次赴美在沒有醫療保險的狀況下發炎或發燒的恐懼。

明小姐來接我,提議的早餐十分誘人,但是我還是只能拒絕:「快帶我回去,我要擠奶...」

回家速速燉了媽媽給我買的退奶中藥,據說三帖見效,又熱敷又擠的,手擠到快要斷掉,奶還是很痛又很脹,退奶據說也不能徹底排空,以免乳房又以為要餵奶了,所以我就忍著。

還忍著惋惜跟罪惡感,妹妹在台灣開始吃配方奶,聽說因為大便變臭又變硬,所以都會哭哭,以前吃母奶的話都是水便,每次便完她都會笑笑,可能是突然輕鬆,在我看還有一點諂媚的意思,好像是希望有人幫她換尿布。

總之,心裡非常掙扎,還是繼續喝退奶藥。

直到昨天下午,明小姐跟我打算去逛手藝店,卻總是繞錯路,竟然好死不死停在嬰兒用品店門口,我大叫。

帶了一台便宜的據說很好用的手動擠奶器回家。

也許,繼續乳牛的生涯,是命中註定吧。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男人
  • 寶寶也很驚訝自己身體的改變,以前一次拉光,現在可能要分很多次,也就是說在換尿布的時候,她還是想便便的...大人在適應,寶寶也在適應
  • 唉,沒有辦法囉,等我回去再繼續餵她。

    emars 於 2008/04/17 07:02 回覆

  • 菇菇
  • 想念

    很想妳耶
    也很想親親妹妹
    再把乳牛寫真照片寄給妳
    加油吧
  • emars
  • 我也好想妳喔,想妳那種懶散又活力的樣子。

    然後我又想問妳,ㄟ,妳想我什麼啊?妳看我的自我已經破碎成這樣了耶。
  • 天邊菇一朵
  • 你一定是被外國人洗腦了
    自我本來就不存在 又如何會破碎掉
  • 天邊一朵菇
  • 可能是那一片片的東西還是香香脆脆很誘人吧
  • 對啊,很誘人,等你吃完我就真的無我了啦。

    emars 於 2008/04/20 00: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