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宥感冒好久了,一直都要好不好的,整天流鼻涕咳嗽,可憐還不會擤鼻涕,所以半夜往往鼻塞到不行。

今天下午我終於瞭解我有多疼愛小宥,看她鼻涕塞的滿鼻子卻擤不出來,實在可憐,於是我心一橫,當場就用嘴巴幫小宥吸出來,還真黏、還真鹹,呼啊。

人母的最後犧牲。

不過,藥房其實有賣幫小貝比吸鼻涕的水滴型吸鼻器,只是我每次都忘記要買。

所以其實一切都要怪我太懶了。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比阿姨
  • 天啊,是不是很多媽咪都會這樣啊,這不是我第一次聽過ㄟ!
  • 應該吧。我現在還會仔細研究小孩的大便,看她有哪些東西消化不掉耶...

    emars 於 2008/10/05 11:12 回覆

  • Mingyi
  • 在我這種沒小孩的人看起來, 這果然是很大的犠牲(媽媽們可能就不會這麼覺得了吧?!),不過我想這不會是"最後犠牲",以後這種要豁出去的機會還會有很多吧?!
  • 其實後來想想,這也不算什麼。

    emars 於 2008/10/05 11:13 回覆

  • 輪子
  • 看來你的生活越來越真實拉 雖然我自以為這是對你的讚美 但是你應該不會這麼想吧
  • ㄏ,不過現在頭腦便簡單了卻是真的。

    emars 於 2008/10/05 11:14 回覆

  • 老學生
  • 小貝比實在太犧牲了, 別人都有水滴型吸鼻器, 只有她是用人工大嘴巴吸鼻器, 真是可憐的小貝比!
  • 幹嘛這樣,大嘴巴吸鼻器比較有力耶。

    emars 於 2008/10/05 11:15 回覆

  • 比阿姨
  • 要不要下次寫一篇人父的犧牲...看看爸爸會做些什麼...嘻嘻!
  • 咕
  • 有力的大嘴吸鼻器
    我是來學術研討一下
    最近有沒有需要"丟東西"
    有沒有適合藝術治療丟的壓
    想你喔
  • 最近我好沒生產力。可以考慮丟諮商教育與督導,ACA有了創造力分支後,藝術治療的督導也會受到重視吧。

    emars 於 2008/10/16 1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