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最近變得乏味了,除卻在學術上因為語言障礙較為減除而產生一種精進狀態,我的生活和對話被小女兒所填滿,這種情景會否持續到我生命消亡呢?有這樣的可能。

 

小宥出生有一年八個月了,我還記得懷孕時的幾個確切的場景。我記得我在那間暫住潮濕陰暗凌亂的公寓裡,夜裡因為小腿抽慉醒來(缺鈣引起),清楚地意識到胎兒是怎樣在我體內水蛭一樣地全面吸收著我的骨我的肉我的血。我記得產前在最後一次專案會議之後,提著電腦走出會議室,在停車場便腿軟摔倒,膝蓋著地後我以為我手會撐到地面,卻忘記肚子已經大到成了第二個著地點,膝蓋上血液一片片滲出,我強撐著上車,在轉過出校門時的圓環時看見明,我停下車卻已經無法走過去喚她的背影,重新啟動車時我的眼淚便一串滴下。我記得我在懷孕四個月時去敲教育學院最有聲望的反種族歧視的猶太老師的門,手心汗濕地按下錄音筆,要告訴他,我覺得在他所謂的社會正義的課堂上充斥白人菁英主義的歧視。我記得我總是在聽生祥的種樹,還有Youtube上的勞動者戰歌:「全國的勞動者啊,勇敢地站出來,為了我們的權益,不怕任何犧牲....」。我記得我走到公寓經理辦公室,手裡拿著噪音會影響新生兒聽力的研究報告,告訴他若是我的孩子因為他們的工程而導致缺陷,我會控告他到死。

 

懷孕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會發生那麼多事情,讓我不得不變得強悍起來。我總是想起張作驥的美麗時光小偉那段話:「我常覺得自己是個很快樂的人,覺得自己很特別,不會胡思亂想,只是不如意的事情都發生在我身上.....」

 

我想,這孩子也許會一種強悍的命運,我隱隱地願望,她是一個安靜、沉穩、聰明、勇敢、有正義感、有同情心、有一點點孤僻的孩子。

 

結果變成這樣的小孩:  愛唱歌、愛講話、愛撒嬌、愛講手機、愛吃餅乾、愛拉媽媽的頭髮叫媽媽去這裡去那裡、愛擦乳液、絕對不自己一個人睡覺、看到阿公阿媽阿姨就眉開眼笑,喜歡穿有hello kitty的三角褲,穿裙子時就會一直自言自語說小宥好可愛,還有最喜歡去找阿貝貝跟大頭哥哥....

 

母親節快到了,祝我母親節快樂啊......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