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歲月神偷

昨天跟三姐一起去看歲月神偷,一部描述六零年代香港的電影,主演是吳君如跟任達華。我很喜歡這兩位演員,光是他們一個眼神中的滄桑。就值回票價了。片子描述一個貧苦卻樂觀的家庭在長子得了癌症後的故事。劇情雖有點浪漫,但畫面處理得很好。兩兄弟的情誼讓我想起天堂的孩子,知道父母辛苦的孩子,年紀雖小,也忍耐著不把自己需要的想要的說出來。

 

比較難過的部分是,父母因為沒有錢賄賂護士,眼睜睜看護士故意很粗魯地在孩子身上抽血。我想要像「不能沒有妳」的父親一樣大吼:社會不公平啦!

 

如果能有勇氣繼續唸完書,做點事情該有多好。

 

其二:爆發

剛剛好好地爆發了一下,很霹靂火,有尖叫、有大哭、有惡口,停下來時,身體顫抖,肚子裡的孩子也非常激動。雖說返國陪伴家人是自己的決定,然而終究離家太遠太久,對於許多家庭傷口很難習以為常。 

 

我始終相信,諮商中若是諮商師恐懼衝突,那麼很難成為一個偉大的諮商師。

 

真誠就是我的孝道實踐,如果我所信仰的並非實相,下度輪迴,我願角色逆轉,重新練過。

 

當然也有人認為不論當我的父母或孩子都不是什麼好差事.....

 

其三:全職母親

開始了全職母親的生活。

 

經過一個月的整理,終於把小宥的遊戲角落整理出來。空出這角落時,雖捨棄不少過去珍而重之的身外物,同時也發現我竟然有這麼多的兩歲小童的玩具。除卻這些可以用以角色扮演與遊戲治療的各色小物之外,也添購了各種美術與勞作用料,於是一兩天之內牆上便張貼了幾張小宥大作。

 

小宥愛上了蓋印章,所以我也開始刻橡皮印章。

 

第一個印章是圓章,底座是林媽媽高中時得到的一盒繡花線的古老線軸,橡皮擦切割成圓形,陰刻篆體的「宥」。

 

明天要刻什麼好呢?下次想要用軟木塞當底座。

 

我覺得我很有可能會愛上全職母親的生活。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