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生養女兒的父母而言,這陣子應該都不是太好過。

 

過去看一部慰安婦的紀錄片,片尾是一個年邁慰安婦的受盡創傷的身體,導演說,很多人以為這一幕是要讓人們知道慰安婦所受的傷害,但對她而言,這一幕要說的更多,她想說,一個女人活在世界上,要直到這樣的年紀,或許才能稍微減除性暴力的威脅。

 

我慣常是悲觀主義者,總覺得無論怎樣防範周延,總有沒有辦法顧及之處,除了教導小宥自我保護之外,身為父母,跟保護孩子同樣重要是,相信身體就算被傷害,人們仍然能夠擁有勇敢幸福的人生。就像電影「安東妮雅之家」裡,也有兒童被性侵害的事件發生,但是那個只有女人的家裡沒有哭聲也沒有驚惶,母親跟祖母為孩子蓋上棉被,平靜地問她:「妳還好嗎?妳需要什麼?」孩子搖頭,母親與祖母交換一個眼神,接下去祖母取出獵槍,獨自出門。

 

為了開始教導小宥這類的事情,我買了一本教導孩子關於性侵害的書「你不可以隨便摸我」。在一些台灣的童書網站上,這本書已經名列熱賣商品。

 

這真是生靈的地獄。

 

說是給孩子看的書,講得卻很坦白直接,舉的例子是陌生人假裝要給孩子看小貓,把她抱在腿上,把手深進她的內褲。跟台灣的性侵事件幾乎是一樣的情節。

 

令人難受的是,講到這個段落,小宥卻以她慣常對大人的信賴,對我說:

「不會啦,叔叔不會這樣子啦。」

 

不論我再怎麼說,她都是一樣的反應:「不會啦叔叔不會這樣子。」

 

如果今天我們運氣壞一點,她就是「無法證明被告違反其意願」的那個孩子。

 

都怪我。

 

她是這麼天真,而我也一向是努力地維護她的天真。

 

張懸唱著:「寶貝,給妳一點甜甜,讓妳喜歡這世界...」

 

選玩具的時候,總避免血汗工廠或者污染工業的商品,要她手上拿著美國阿公最初作給孫子的那一架直昇機,或者優先進用身心障礙者的企業商品;讀故事書的時候,我也不講有「真正壞人」的故事,連大野狼都只是想要跟小豬做朋友的另一個天真的小孩....

 

可是,真實的世界迎面而來,而她也將以比我們願意更快的速度向前奔跑,我怕我還來不及告訴她實話。

   

世間險惡。

 

最後她終於答應我,身體有些地方是別人不能隨便觸摸的,只要她覺得不喜歡的觸摸就一定要大聲說不要,就算爸爸媽媽也一樣。

 

她眼裡的一抹陰影卻使我徹夜難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ars 的頭像
emars

Emars漂流記

em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